终战(全书完)
作者:虚无居士 更新:2019-12-08

  东方雄没有回话,抬手一道风雷之力打过去,吴谷化散为雾,风雷一冲而过,不知摧毁了多少摩天

  大厦,毁灭一直延伸到地平线,风雷过后,金色雾气凝聚成形,吴谷道:别那么大火气,老祖还没   有发火,你哪来这么大火气?

  东方雄冷哼一声道:意念化形,不生不灭,好了不起的手段,不知道毁了你的本体,你还能这么淡   定不!   吴谷道:你可以试试看。

  东方雄冷笑,道:我会试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给你看样东西,我不信你还能这么淡定。

  他说完,手上发出五色神光,神光中青龙女小青被禁锢其中,全身赤裸,充满被**的痕迹。

  东方雄得意的大笑,:“吴谷你没有想到吧!三个游戏都是骗你的借口,我只是要找出你最喜欢的

  女人,然后蹂躏她,玷污她,愤怒吗?悲伤吗?还能淡定吗?”

  我知道你是个小人!吴谷说:你不用为小人行径自我标榜,纵然你修为通天,你仍然不过是小人一   个,小人可以有璀璨的崛起,但也只能辉煌一时。

  东方雄得意的散去五色神光,将青龙女扣在手中,快意的道:不要和我说那些没用的,有什么遗言   和她说吗?

  吴谷叹息,看着青龙女小青,问道:还爱我吗?或者说,因为我连累了你,你怨恨我吗?

  孱弱的青龙女虚弱将死,喃喃道:小青的身体早已不洁,但小青的心中永远只有郎君一人,生死不   悔。

  吴谷大受感动,喃喃道:我说过,只要你还爱着我,我的心中永远为你留着一个位置,先走一步,   我们很快会再见!   青龙女幸福的闭上眼睛,一滴泪轻轻滑落脸颊。

  他含泪挥手,归元剑的光芒比太阳还亮,纯粹的剑光净化一切柔情,余下的唯有心伤和仇恨。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吴谷问:“损人不利己,你会很开心吗?”

  够狠辣!东方雄评价:“最起码我不会亲自对自己的女人出手,那样太伤心,伤女人心,不过我喜   欢你这样的做法。”

  “至于此事缘由!”东方雄说道:“你杀了我的妖女,虽然我也想她死,但我必须让你失去你的挚   爱,就这样。”

  吴谷摇头,说道:这不是理由,你只是因为嫉妒,你嫉妒我独得圣人眷顾,嫉妒我不是天庭正统却

  比你出彩,嫉妒我的资质不如你,取得的成就却远高于你,嫉妒我有美满的姻缘,嫉妒我的一切,   前世今生,你无时无刻不受煎熬,我同情你,真的。

  不知是嫉妒这个词恼怒了他还是同情激怒了他,他出离愤怒了,“你不该现在出现的。”他恶狠狠

  的说:“三个游戏还没有结束,现在出现,你死路一条。”   吴谷道:“大势已定,你我今日可一决生死!”

  东方雄讥笑道:你不找你的何晓铭了?她可是时时念着你去为她解脱呢!为此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   场盛大的无遮大会,你不去会非常可惜。

  吴谷道:荒淫无度,自甘堕落,种因得果,关老祖鸟事?老祖可没有亏欠她一分一毫,你告诉了我

  这么多,我偷偷的告诉你一件事,我和你娘有一腿!。这话除了东方雄谁都没有听到。

  但东方雄出离的恼怒了,他气急败坏的用出了九天十地搜魂术,要找出吴谷本体的下落。

  吴谷意念化散天地,声音幽幽传来:说这么多废话,早该一决生死了!”

  仿佛天呼地应,世界都在颤抖,天穹裂开,一尊金色神祇跨出,脚踏地,头顶天,手持青纹神剑,

  轻轻一剑,空间分裂,已将太阳系剥离宇宙,金色的神祇立身宇宙之中,星辰在他面前仿佛微尘,

  这一刻时空紊乱,距离不再成为限制。凡人也可目睹那亘古不曾出现的景象。

  东方雄哪甘寂寞,等了千万年,为的就这一刻,一道光撕裂空间,化出九天十地风雷体,出现在宇

  宙之中,风雷双翅轻轻一震,亿万星辰陨灭,黄金棍举起,宇宙虚空化为一片混沌海洋。   裹挟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击向憎欲狂的对手。

  棍落下,混沌炸开,虚无一片,宛如宇宙初开,一柄剑分开阴阳,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沉为地,

  金色的神祇立于天地之间,浩荡的神音回荡于宇宙,“不该诞生的人啊,你这一棍毁灭的生灵换成   冤孽足够你在地狱赎罪到天地寂灭。”   说完金色的身影消散于天地之间。

  哪里走!东方雄一声暴喝,无视时空限制,亿万生灵尽可耳闻,黄金棍劈下,一道时空裂缝延伸到   无尽深渊,直达混沌深处。

  人已去,裂缝犹在,令灵魂寂灭,让时空絮乱的震动从裂缝深处传来,一下又一下,宇宙崩塌,星

  空泯灭,于震动中化生阴阳,清者上升,浊者下沉,大地向无穷远处延伸,天门震开,古老的天地

  并入苍茫的新生大地,直插天穹的山脉号称盘古的脊椎,它缺失半截,一道古印从天而将,化作半

  截不周之山,山顶上,九天云端,一片华丽的宫阙历经无量之劫,再次出现在凡人的眼中。

  再向上,一片古老的星辰代替破灭的宇宙,点缀着寂寞的虚空。

  震动在继续,宛如古神的心跳,新生与毁灭共存,无尽的光从天地汇聚而来,化为一颗安抚天地的   心脏,一下,接着一下,盘古之心即将成型。

  无量之劫以前破碎的无限洪荒即将汇聚,而造成这一切因果的两尊神祇却还在混沌深处进行着震动   五方神界与混沌海洋的大战。

  铸炼混沌,化生四象神兽,四象神兽归一,四象聚变,混沌生灭,化归虚无,又自虚无中归来,复   成混沌,天地间最强的五种攻击法术之一。

  参悟空间,涉及时间,时空和一,化作宇宙极速,时空隧道,再强的法术,打不中也无可奈何。

  穷尽至坚,无坚不摧,破金一剑出,盘古之体也要饮恨,却无奈万法归宗,虽不是原版正宗,也非   破金一式可破。

  花言巧语,尽是言灵,无量言灵,无量神力,尽显南方神界之极致,五方五种最强法术之一;无尽

  空间,无尽本源,空间吞噬,湮灭一切言语,同为极致法术,南与北的较量,只能平分秋色。

  光明圣力,净化至极致,纯粹之极致,化作净化一切异端的审判十字,烙印混沌,西方神界的杀手

  锏,却有五把神剑,势分五方,穷尽五行至极致,五行归元,召唤天地五行极致属性,双双寂灭。

  大战至此,早已打出真火,吴谷神剑一挥:“破金三式第二式神魂破。”

  无解的招式,不伤身专损神魂,非寻常法术可解,奈何盗版可耻,一道时空隧道破开混沌,坠落向   后洪荒大地。

  金色的光紧随其后,坠入洪荒深处,却有埋伏于此,“颠倒乾坤”以天为地,以地为天,以强为   弱,变弱为强,销神祇为凡夫,变蝼蚁为神兵。

  挡车的螳臂化作遮天的神刀,刨开曾是无敌的胸膛,金色的神血挥洒天地,神之黄昏,见血的神战   ,直到一方陨落,才有可能结束。

  以人化神,万法归元!受伤的神祇重新站起,伤口愈合,遮天蔽日的大手抓住勾引风雷的双翅,将   它们带离主人的身体。

  痛苦的哀嚎化作世间最恶毒的诅咒,但它并非无解,“大祝福术”可渡一切苦厄,神术加持,万咒   不加身。

  大战至此,陷入癫狂,一切法术都失去效果,也许只有本源的力量才能解决一切。

  陡然间,两具万丈金身刺破浮云,金色的黄金棍凌空下击,打穿九幽,勾连混沌,将一片苍茫洪荒   化作混沌之海,万劫不灭。

  紫色的剑,怒而斩天,轻灵的天一分为二,蝗虫一样多的神仙仓皇逃命,古天庭重现天地不足一日   便被摧枯拉朽。

  落空的黄金棍,势要杖碎仇敌方回,一棍横扫千军,复生的盘古之心不敢阻其神威,召唤乾坤之鼎

  护身,坠落大地,匿身镇山神鼎,双鼎合一,勾连千里山川地脉,化为炉鼎,孕育盘古肉身。名为

  青纹的神剑,携带金身破灭的剑意,力劈横架金梁的神祇。

  大地破碎,洪荒龟裂,再现的洪荒岌岌可危,即将重蹈巫妖大战的覆辙。

  九天三界神圣心焦,镇元子抛下地书护佑大地,天庭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四万八千群星恶煞共织周   天星斗,七圣联手强化不周神山。

  鸿钧以身合道,调用大道之力,乾坤大挪移,将杀红了眼睛的两位凶神送入混沌。

  五方三界,一十二位神圣,外加道祖鸿钧一位,联手封锁五方神界,隔离混沌,设下只出不进的单   向绝对禁制。

  混沌!盘古开天的余烬,阴阳未分的所在,两个半斤八两的对手。

  战斗已经暂时停止,战意却高涨不衰,谁是忘情的太上?谁能用出破灭万法的开天一击?谁将是最   后的赢家?

  破金三式第三式混沌破!是谁念出魔咒一样的语言,是谁飞洒出弥漫混沌的剑光,又是谁撑起防御   万法的万法归宗。

  “不得不说盗版和正版终归有一段差距,先出手的心性比未出手的心性总是要低下许多,盗版的混

  沌破打不穿原创的万法归宗。”这是谁在说着让他恼火万分的评价?

  两个一样的吴谷,两把紫色的神剑,不动手,不说话,谁也分不清谁是吴谷谁是东方雄,或者都是

  或者都不是,即使如观战的十二神圣和道之起源的鸿钧也分不清。

  但一说话,谁是谁一目了然,失败一次的东方雄痛定思痛,神非神,我非我,斩除一切羁绊,方能

  用出破灭万法的开天一击,他需要时间,只需要一点时间。

  然而吴谷已经不给他时间,他举起他的剑,以神魂合剑,赋予破灭万法的混沌破之剑意,打造开天

  神剑,紫色的光敛去,逆天神剑展现混沌的颜色,一如盘古的开天神斧。

  剑轻轻划过,没有璀璨的剑光,不见清浊分离,仿佛返璞归真,事实上他并没有打出开天的一击,

  “看到了吗?”他怜悯的说:“这才是混沌破的秘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击之后,无论

  成败,陨落都是唯一的归宿,无论是你还是我打出开天一击,结局都一样,因为你我都没有造化玉

  蝶,都没有盘古的大气运,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差盘古半步之遥,半步之遥,遥不可期,陨落之后再   没有复生的机会。”

  最后透露你一点!混沌破并不需要斩情绝欲,开天之道实乃有情之道!

  然而听完这些话的东方雄并没有动怒,事实上他已经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太上已忘情,混沌劫剥夺

  了他的一切,或者可以这样说:“他将自己献给混沌劫,为的只是走入极端的一剑!”

  那一剑抽干了他所有的精气神,一剑出剑毁人亡,空空的躯壳承受不住开天的威压,烟消云散。

  而那一剑如同自虚无中来,带着毁灭一切的虚无之光横扫一切,但吴谷并不惧怕,这一剑虽然如同

  绝响,虽然虚无之力可以化散一切有形,然而它不是他构想中的混沌破,构想中,一剑出,剑势勾

  连万法,剑意崩坏大道,无分先后,混沌寂灭,化归虚无,又自虚无中归来,清者为天,浊者为地   ,中间地水火风演化宇宙星辰......

  无需顶天立地,一剑出,万物寂灭,开天神剑也不能幸免,然而那一剑并非构想中的剑,他不惧,

  竖剑于前,虚无的剑光切开虚无的那一剑,一剑化两剑,毁灭的剑光擦身而过,万法归宗摧枯拉朽

  ,首度告破,金色的神之血飙洒而出,四根肋骨不翼而飞,但他抗过了剑之绝响。

  被分成两片的剑光并没有消散去丝毫威力,越过吴谷,合二为一,产生激烈碰撞,仿佛宇宙初开的   声音,那一刻,混沌被引爆了,沸腾遍布所有混沌。

  下一刻,清气上升,浊气下沉,一如盘古开天辟地,中间地水火风化作莽苍大地。

  天地初成,却没有擎天的神柱,天地相距九万里,阴阳相吸,天地相合,莫大的威压落下来,天塌   地陷,传说中的无量量劫也不过如此。   当此时,

  五方之外再无混沌,天地相合,无量劫成,不顶天立地,必被天地碾成无量劫灰。

  盘古之体终究是要顶天立地的啊,这便是所谓的混沌劫吧,盘古不能避免,东方雄殒身在后,他   将是第三个,也必将是最后一个。

  开天神剑遗落脚畔,他脚踏地,大地凝成一体,手擎天,青天连成一片,他顶住无穷压力,施展法

  相天地,从此以后,他的身体每日长高一尺,天每日增高一尺,地每日增厚一尺,就这样,历时一

  万八千年,终于有一天,他神力耗尽,精血流干,肉身干枯崩塌,化作万法沃土;却有不灭精气五

  股遁出,落地化作五方先天神祇,合盘古之体之精气演化出五方神族,各镇万法五方大地。

  剩下的,仅有宁折不弯的脊椎化为擎天神山,立于大地,上擎神天,屹立于万法神界。

  至此万法天地初成,五方十二神圣外加道祖鸿钧移居万法神界不提。

  开天初始,天地荒凉,天无星辰,地无草木,唯一好处便是先天灵气充沛,五方神圣以大法力改天

  换地,三千年后,神圣归于天,五方神族行于地,又三千年,万法定道,五方大神通者感受召唤,

  穿越十三神圣禁制,飞升万法神界,万法神界渐渐热闹起来。

  忽有一天,一座古老道宫自虚实之界限坠入万法天地,众神圣闻讯而动,施法拦截,万法无功,竟

  被它将天砸破,坠入万法大地,落于擎天神山山麓,临渊而居,有神雾升腾,幻化大千,非圣者不   可近。

  那一天,万法沸腾,天地诸神汇聚,或霞光万道,或紫气东来,或花雨缤纷,或宝相庄严,或神圣

  光明,或虚影重重,不见本来,或庆云缭绕,金花万朵,或剑气冲九霄,煞气无边。或手持至尊战

  斧,背负追风流云捉月,或背负五剑,色分青红黄白黑,五色对五行,或手持言灵神杖,百花伴身

  ,或以圣光十字为饰,或以暗影神梭代步,林林总总不下一十七位。

  你道这些圣神都有何人?地仙七圣一个不缺,为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组,接引道人,准提   道人,圣母女娲,文圣孔丘。

  五方神王至尊一个不少,为东方神界天王元初,天后极阳,南方神界神王花语,西方神界真主耶和   华,北方神界至尊暗夜。

  此外还有万法五方神族族长,为中方守护神族族长伯土,东方守护神族族长青木,南方守护神族族

  长朱火,西方守护神族族长白金,北方守护神族族长黑水。这五人天命守护万法,为天生圣人。

  一十七位圣神汇聚,异相纷呈暂且不说,众神圣齐看道宫,见之为混沌之石所铸,宏伟广阔,一门   高百丈,门楣有字,名曰:“万法道宫”

  太上老君太上忘情,为鸿钧以下第一近道之人,对此宫来历略有所知。

  只见他拂尘一挥,意欲施法打开宫门,不想大法既出,宫门纹丝不动,不禁汗颜,好在众神圣修养

  有家,自不会嘲笑挖苦,并且见微知著,知晓这万法道宫非同寻常,疑为界外神祇之物,它山之石   可以攻玉。

  老子无功,地仙七圣的其余六位自不会轻易再出手,有东方神界天王元初自负,探出手,有蒙蒙五

  色浩荡天地,覆生归一,去一归元,混沌神力崭露头角,元初之境界得四方神界至尊首肯。

  然而万法道宫纹丝不动,仿佛置身另一世界,事实上它比另一个世界遥远何止千万。   元初好修养,点到即止,摇摇头表示退位让贤。

  有中方守护神族族长伯土撸撸袖子,走上前去,一声轻喝,双掌开山,去推宫门,全力尽出,筋肉

  纠结,似有盘古遗风,然宫门纹丝不动,另四方神族族长见状,齐齐轻喝,纵身上前,五圣合力,   一声轻响,举世皆动,混沌石门轰然洞开。

  众神圣齐齐看去,见宫内星辰缭绕,无边无际,宛如一大千世界,中有一方神土,神光曜日,其广

  不知亿万里,然空荡无物,唯正中有一蒲团,亦不测其宽广,上坐一青袍男子,法天象地,宝相庄   严,不似凡俗,观其面目,似曾相识。

  众神圣正观看时,不知何处生出一股金色雾气,浩瀚似无边,无垠若银汉,有形而无质,不知为何

  物,俄而,化入金身法相,那神祇就此由实化虚,不知何所来,不知何所去,仅余一条虚影烙印虚   空。

  众神圣大惑,恰此时,鸿钧道祖闻讯而来,一见此景,击额长叹,连道:“瞒天过海,此獠狡诈!   ”

  有老子请教何故:“此非我等通力栽培之人,何时入此宫,此道宫又于何时而建。”

  鸿钧答道:两万四千年前,一尊神遁入混沌,铸炼道宫,名曰:万法;以五行本源神石摆下五方聚

  元神阵,吸纳混沌之力,记有一倍神力,吾不知其所为,误以为大劫临身,强增法力,并遗传承以

  传后世;不想此獠深明大道至简之理,铸炼第二法身,以为本体,瞒天过海,渡那盘古亦不曾渡过

  的混沌开天之劫,开辟万法,以为五方神圣归隐进修之所。

  今日万法道宫自虚实之界而来,打开道门,不灭意念归体,化道归虚而去,自此超脱万法,号曰:

  “虚无”成就远在吾等之上,仅落后盘古半步,实为亘古未有之奇才。   有东方神界天王元初问道:虚无为何等境?

  道祖道:太初之前,一点鸿蒙自虚无而生,道分五十,混沌生,混沌不记年,生盘古氏,盘古开

  天,成五方界,身陨演化中方为洪荒,万灵之始,朔本求源,乃有仙真,合道为圣,化道方为虚。

  南方神界神王花语道:虚无可能无所不能?可救魂消魄灭之人?

  “不能!”道祖斩钉截铁:“魂消魄灭,可再造而不可救转。”他大有深意的看着花语,接着道:

  然而若是留有一道灵魂烙印,意识不灭,对虚无来说,动念可活!

  花语轻笑,“若有灵魂烙印在,我也可以,复活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众神圣颜色皆展,不为它故,虚者尚有情耳!

  话说至此,众神圣齐齐停住话头,抬头看天,只见漫天金雾,不知起于何处,恰似无所不在,只因

  天高方可见,俄尔,聚源归一,化为一道金光坠落下来,金光敛去,宫前化作一青袍男子,大袖飘   飘,身无长物。   面对诸圣神,洒脱一揖,微笑道:各位有礼!   众圣神作揖回礼,都道:有礼!   唯独五方神族族长大礼参拜,口称:参见父神!   道祖鸿钧道:超脱万物,逍遥无束,可喜可贺!   吴谷道:天门已开,迷途见性,同喜同喜!   说完,二人相视大笑。

  咳!咳!咳!不和谐的咳嗽声就在此时响起,它不属于十七神圣,也不属于大笑中的两人。

  众人愕然看去,便见一神,肌肉纠结,神武有力,面目刚毅,古今第一,众圣神一见,急忙见礼。   三清见来人,伏地大礼参拜,口称:“父神。”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创世神盘古氏,现身后,废话不说,对三清道:此来非为别事,欲往虚无游历   ,要取开天神斧为用。

  开天神斧有有分天开地,穿越太虚之力,虚无之行必不可少。盘古开天之时,势单力孤,遂将开天

  神斧演化太极图盘古幡,定地水火风,排乾坤阴阳,身陨后二物为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所得。   二人闻言,献出太极图盘古幡。

  二物入于盘古手,合二为一,斧钺齐鸣,威势一时无两。

  盘古有大气魄,事了竟欲拂衣去,临行而对吴谷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太虚并不寂寞,结伴而   行何如?   吴谷道:事未净,因果未完,如何可去。

  盘古豪爽大笑,道:难得有情郎,先走一步!回见!说完,人斧合一,飞升太虚而去。

  吴谷心情大好,向地一指,神山开裂,剑气冲霄,一柄连鞘神剑冉冉升起,色做混沌,正是当初遗   落脚下的青纹开天神剑。

  剑有开天辟地之能,横斩虚无之力!鞘为万法归宗所化,防御万法,唯太虚之力可破。

  剑负后背,吴谷道:两万四千年太久,需争朝夕,告辞!说完人剑合一,下落九幽,逆行十三圣单   向防御禁制,竟往洪荒神界而去。

  峨眉,娥眉也,飞剑化神,情仇已结,数至九,传记该终。   《全书完》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