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孤男寡女
作者:清茶味道 更新:2019-12-05

  “锵!”   “咚!”   “咚锵!”   ……

  长长的街道远处传来了稀奇古怪的声响,刘墨定眼看去,三列青衣人持节开道,引来了一顶雪白色的大轿子,阴气森森,如奔丧一般。未见锣鼓,却锣鼓喧天,白色轿子悬空浮起,诡异非常。

  刘墨骇然,冥冥中抓紧了弯月刀,陶君上前一步,惊奇的叫道:“人言国师与天子深居宫中,神龙见首不见尾,虽为修士,身在宦海中却沉浮自如,掌控大势。如今得以遇见,难道是因为莲花教的缘故么?”

  刘墨脸上现出了几分讶意,弯月刀收起,悬的心落下,道:“果然是国师亲临,莲花教这会儿闹不出什么名堂了。”

  陶君嘴角微弯,略带忧意却甜美秀气,淡淡的说道:“多年来,城门被国师施加了封印之法,莲花教众被施加了诅咒,由兵士持符把持城门,进不得城。城墙上布满禁军甲士,莲花教亦不能轻易翻越。当下,城墙被击塌,莲花教众蜂拥而至,实在是始料不及。国师大人该是去封印缺口,制止莲花教的黑色军团进入。否则……”

  陶君神色黯淡,欲语还休,细眉华丽的紧蹙,弯曲的弧度恰到好处,透出了难以言语的忧愁美感。

  刘墨惊愕之色溢于其表,心道:“难道进城的是莲花教的游击队,还有其正规军在后头?!”脸面瞬间如土色。

  三列青衣人瞬间聚拢,化作了一股绿风吹入白色大轿子下,呼的一声,白色轿子刹那之间疾飞,电光火石,像一道白色闪电一般闪至,落在了刘墨与陶君面前。落地极快,四下扑出了一股冰凉的气流,吹得二人脸面冰凉,噤如寒蝉。

  大凡宦海沉浮多年的官油条,多深谙权谋,未言、不露面先来了下马威,许久未发一言。僵持中,窗布飘动,刘墨趁机瞄了进去,不禁胆落——白色轿子内空空如也。

  刘墨寻思道:“难道金蝉脱壳,跑路了?”正待掀开轿帘,阴森森的声音从里边传出:“好大的狗胆子!”

  刘墨吓得急忙往后退,冷汗流下,下意识间,已将弯月刀抽出,灵机一动,故意说道:“何方妖孽,胆敢来京城捣乱。我等奉了府尹大人之命,查抓忤逆贼子,快快下轿子接受检查,否则……否则府尹大人说了,格杀勿论。”

  “府尹大人?那算是一坨什么东西?本国师在此,还敢抽刀相向?!”稚嫩的声音,没有半点儿衰老的痕迹,冷气十足。

  国师该是一名大岁数的老者,声音却如此稚嫩,刘墨连连嘀咕:“诡异!诡异!”两腿一软,跪下,呼道:“白身小民斗胆冒犯,还请国师治罪!”   寂静无声,国师无言!

  陶君竟然不跪,轻剑一收,两手叉腰,显得悠然自得,轻蔑道:“好大的狗胆子,居然敢冒充国师,罪不容诛。”

  刘墨吃惊的看了陶君一眼,慌忙跳起,亦骂道:“狗东西是什么人物,居然冒充国师,丫丫的呸,害我白跪了一遭。”

  轿帘掀开,得意的笑声传了出来,夹杂嘲弄的言语:“没想到当初出尽风头、英雄救美的刘墨如今也向本世子下跪了。可爱!可爱!”

  来人正是徐虚,笑意满面,啧啧道:“国师的白色大轿子真是不错,更难能可贵的是国师的幻术更上了一层楼,遍观天下,当是无人能与他匹敌。灵山宗的众青衣弟子们果然服务到位,助我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扭头色.眯.眯的看向陶君,道:“小美女果真是好眼力,知道我是冒牌的国师。可不知道怎么看出了的?国师的幻术当是毫无破绽。”

  陶君娇俏的小脸上尽是戏谑之色,道:“对于沐猴而冠之徒,我好远就能闻出那股臊.气。国师尊驾怎会有闲情与我等白身庶民调.情呢。”

  徐虚赧然,暗道陶君口直心快,一语中的,觉得自身还不至于沦落为膏粱子弟、花花公子的地步,到底随父上过战场,立有战功,不免心生冤枉之感。

  徐虚自我感觉如此,刘墨早已投来了鄙夷夹杂怒火的眼神,道:“莲花教攻入圣都,世子殿下倒有心思记得私仇,耍下诡计占我便宜,好不要脸。”顺手将陶君的纤纤小手牵住,惹得陶君一脸错愕。

  “我和陶君青梅竹马,你宦家子弟就不要骚扰我的未婚妻了,不然讨得外人闲话不说,

  我亦是不会客气了。”刘墨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的说道,完全顾及陶君异样的眼神,心中骂道:“未婚妻到底说得有些过火,陶君亦不想再被骚扰,不会怪我。”

  徐虚愕然,眼见陶君没有挣脱刘墨的手的意思,愤愤的掀开桥帘,饱含怒火的言语传出:“我不会放弃的,孤男寡女!没空跟你们耍了,还要去封印城墙。灵山宗弟子起!”话音刚落,桥底浮起一团绿色烟雾,白色大轿子随之升起,散成了无数白色的细片,消失殆尽。

  “有种就来我徐府取回十万大周币,狗贼子!”愤怒的余音环绕。

  陶君赶忙将小手从刘墨的大手心抽出,娇羞的说道:“你是胡扯,我知道,事情到此为止。”

  刘墨有些茫然,压根没有将刚刚说的话放在心头上,倒对国师大人的幻术来了兴趣。那是一种使人产生幻觉的邪术。如论对手有多么的强大,一旦被控制了心智,即使有再大的能耐亦甘愿就俘。

  “为什么国师大人不亲自来诛灭入城的莲花教众呢?”刘墨心头泛起了一团迷云,转念又想道:“难道国师大人深居宫中与皇帝有了一腿?断袖之欢?!不理会人间烟火了?!”随即一声痴笑,觉得有点天马行空了。

  “啊?!大周国都的男女居然有不害怕我们莲花教的,还敢出来压马路?!”   “孤男寡女!!”   “抓住这两个奸.夫.淫.妇,男的活剐,女的卖春.楼!”   ……

  几声嘈杂的喊叫声,从两边街道上的屋檐顶,跳下了几十名身着粗衣麻布的汉子,团团将刘墨与陶君围了个结实。   “莲花刀?!”刘墨心中惊叫。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