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鬼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
作者:阴三儿 更新:2019-12-05

  话说诸多不明真相的群鬼被某个可恶的恶鬼煽动,(语出某某某领导……)顿时群情激昂,耐不住重生的诱惑,想要犯上作乱,就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气势激昂的整齐脚步声,伴着阵阵冲天的烟尘,给人一种大兵压境之感。

  听到脚步声,四周的数千小鬼幽魂齐然变色,而一旁的朱元璋,则面有喜色,情不自禁地叫道:“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奇怪地问道。

  “自然是能将你我解救于水火之人!”朱元璋惨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久违了的笑容。

  “能将你我解救于水深火热?”我奇怪地道,“难道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姐姐?”

  “三哥,您能想点儿符合实际的问题吗?”朱元璋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很符合实际啊?”我貌似非常“无辜”地答道,“传说观音姐姐不就是每天没事儿喜欢帮人解忧解愁、总喜欢为弱者说话的代言神吗?”

  “人家那种大神级别的,什么时候能看上咱这些最底层的啊?”朱元璋有些无奈地叹息道。

  嗯,这话我认可,貌似,我们就是“最底层”的那种,像人家那种整天高高在上、万人膜拜的大神级别的,咱平时能见上一面都尚属不易,(必须声明,还是在远远地、从未被人家注意到过的角落里膜拜一下……),哪里有可能会注意到咱们这种臭鱼烂虾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些所谓的“大神”级别的,不也一样是两只胳膊两条腿、一双眼睛两瓣嘴吗?难道就和咱们不一样?难道就比咱们多出一根,呃……那啥来?

  只不过,除了总喜欢在三界瞎晃悠、四处救苦救难的观音姐姐,还会有谁呢?   难道是……李狗剩?!!

  我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这个名字,对啊,刚才一时匆忙,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呢?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我手下的第一悍将啊?不仅是在地府冥界,便是在天庭之上,也是有很多大神闻听过他的鼎鼎大名的。

  如此极品鬼才,却被我给遗忘掉了,简直是天大的浪费,简直就是十恶不赦啊!

  尤其是……在现如今这种十分恶劣、对我极度不利的情况之下。

  “你的意思是说……”我虽然猜到了一些,却有些不敢确定。

  “不错,三哥英明!”朱元璋抓住大好机遇狂拍我的“驴屁”,“正是李狗剩那狗日的!”

  “他怎么会知道的?”我奇怪地自语道,“难道是他和我有心灵感应,知道我在这边遇难,所以才……”

  “得了吧,那是我刚才乘人不备打电话给他招过来的。”没等我说完,朱元璋就开口打断了我,“再者说了,要说这三界当中若当真有这‘心灵感应’一说,也应该是我老朱和三哥你啊,还能有另外一个有咱俩这种关系的吗?李狗剩?切!”

  他不屑地白话几句,紧接着,望向我一眼,突然打了个冷战,喃喃自语道:“不过……我看还是算了,咱俩之间,最好还是别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有心脏病……”

  “去你大爷的!”我飞身一脚踹了过去,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我就日的,可恶的朱元璋,你就不能稍稍给我留一些情面,假装躲不过去吗?哪怕,仅仅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次也好啊……   真他妈丧!

  我这边正暗自发着感慨呢,那边厢,李狗剩率大军疾速冲了过来,一到近前,李狗剩二话不说,只是大手一挥,对身后的鬼卒吩咐道:“来呀,全给我压下去,严加拷问!”   “是!”

  其身后,数千鬼卒发一声喊,震彻天际,风云为之变色。

  唉,要不怎么说,关键时候,还得是人家李狗剩能拉的出来呢?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地府“第一悍将”啊。看看人家这风度,看看人家这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再看看人家这酒量(貌似,刚才在监牢中那几坛子烈性白酒对他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照样头脑清醒、生龙活虎的。这要是放在我身上,不睡个十天半月的恐怕是很难苏醒过来的……)

  要是我手下再多几个这样的悍将,那还用得着我整日里提心吊胆瞎操心吗?什么事儿都给办的利利索索的,危急时刻,总能第一个出现,这样的好同志,怎能不讨领导喜欢?

  我心中暗自感慨着,再回过头望了一眼身后的朱元璋,顿时生出一种把他宰了炖肉吃,以犒劳诸多将士的冲动……

  娘的,你说都是生在地府长在冥界,都是在我手下当差,这鬼跟鬼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他李狗剩能有今日的成绩,也应当归功于我驴大官人的正确领导、英明决策……(此处略去字数十三万两千一百二十八字……)没有我的正确领导,怎么会有他今日的这种觉悟呢?

  我心中稍稍得意了一把,虽说我驴老三儿长相不敢恭维(我一向很有自知之明……),但也正是应了“鬼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那句古话,(语出朱元璋)老天对每一个鬼都是很公平的,我长相一般,呃……一般般,很一般般……但我可以在其它的地方弥补回来啊?

  就拿我和朱元璋来作比较,他自然就是那种可以“瓢舀”的鬼了。   ……

  我脑海中冒过诸多千奇百怪的想法,却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那些闹事儿的幽魂小鬼们已尽数被李狗剩手下那些鬼卒们带了下去,刚刚还热闹非凡、鬼声鼎沸的这个偌大广场,顿时显得有些冷清起来。

  见事情已经办妥,李狗剩这才走到我的身前,双手抱拳施一礼,道:“属下李狗剩,救驾来迟,还望大人勿怪!”

  “啊?不会不会,李大人大功一件,何罪之有呢?”我醒过神来,忙假意客套。

  “大人,这数千幽魂小鬼,如何处置,还望大人示下!”李狗剩请示到。

  嗯,不错,有请示有汇报,很将我这个做领导的放在眼里,没有居功自傲,不错,官场规矩执行的很好,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前“地府警备团”团长李狗剩。

  “暂且压至监牢,待本官将手头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再行审讯。”我双手负后,颇有大将风范地答道。

  “那……这两个呢?”李狗剩稍稍犹豫了一下,回过头向身后望了一眼,小声开口问道。

  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偌大个场中,仅剩下李自成那个“罪魁祸首”和那个意图对我图谋不轨的陈圆圆两个人了,被四个身着铠甲的鬼卒围在中央处。

  陈圆圆开始时还稍稍有一丝迷惘,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地,她的目光便转向了自己身旁的李自成,顿时,眼中的畏惧之意消失不见,转而有一丝淡淡的欣慰之色布满了她那张可爱的小脸上。

  反观李自成,却是对身旁这个令地府无数小鬼为之垂涎的绝世佳人视而不见,反而一直看着远处的我,眼神中,除了强烈的愤怒,似乎还稍稍有一丝不屑的神色……

  ……我驴老三儿虽然不是什么英明神武的大将,但你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击我吧?最起码,给我留一些尊严你都不懂吗?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突然泛过一种极其沮丧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奇怪,若是换作旁的鬼,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你驴三爷叫板,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可怕的后果”。

  但在他那双咄咄逼人,呃……咄咄逼鬼的目光注视下,我竟然会生出自卑的沮丧感,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身旁的圆圆姑娘?

  可是,我不是一直在声称“愈挫愈勇、百折不挠”的吗?尤其是对于异性这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大是大非问题上。

  唉,真是应了“一物降一物”这句老话了,我驴老三儿这辈子,估计迟早都会载到女人身上的。   “大人,大人……”

  见我半晌没有言语,脸上的神色也似乎不是很好看,李狗剩似乎稍稍有一丝担忧,忍不住上前来轻轻地推了推我。

  “啊?什么?”我这才醒过神来,忙刻意地加以掩饰,以免被他们窥探到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两个如何处置,还望大人示下!”见我回过神来,李狗剩又开口问道。

  我向远处二人望去,恰在此时,陈圆圆也正望向了我这边,眼神中满是幽怨,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企盼在里面(我自己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而李自成那个可恶的“罪魁祸首”,眼神中仍旧只是愤怒加不屑,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我呻吟片刻,呃不对,我沉吟片刻,这才开口对李狗剩吩咐道:“将这个犯上作乱之人先行带下去,稍后本官会亲自审问!”   “那……这个女子呢?”李狗剩小声问道。

  “将她带回我的房中,今夜我要连夜严加审讯!”我大手一挥,貌似非常义正词严、大义凛然地吩咐道。   李狗剩与朱元璋同时晕倒……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