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一 明天是美好的(终
作者:薛之雪 更新:2019-12-14

恐惧是因为还没有面对所恐惧的东西,当真的面对了,就不再恐惧。

现在的万俟松已经无所畏惧,也不再畏手畏脚,曾经他最恐惧的是小蝶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当她知道一切后依然选择留在他身边,他已经知足了,这是天大的幸福,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他都无怨无悔。

他精准地按下导火键,将为商家安置的定时炸弹一一引爆,这一切来的,比他预想的要早,没有经过充分的准备,或许还没有他要的威力,但再不引爆可能要失控。

蓝海水务公司爆出腐败案,涉案人多是依附商家势力的人,很快将商家的两个年轻核心成员商岚、商岩牵涉进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军队内部又爆出一起私自向国外倒卖武器的犯罪,涉案人员也有商家的嫡系。

时隔不久,两大国企又爆出腐败案。

每件案子都能看到商家子弟的踪影,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个家族究竟渗入这个国家的政治有多深,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

万俟松清楚,这些小动作远远触动不了商家的根基,充其量只能在这段时间将人们的目光更多的引向商家,让商家弟子行为稍稍收敛,但这就够了,只要让他们感觉到紧张,一步步压迫他们,他不信他们不会暴露出那笔隐匿国外的惊天财富。

小蝶的生活也不好过,得罪了商家,在许多人心里,就意味着死,兄弟姐妹集团现在处处受打击,几乎是苟延残喘。

但是最为难的人是商峻,他的确不知道自己该站在那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双方各出招数,斗得眼花缭乱。

另一方面,万俟松操控他的公司和里斯银行在全世界散布言论,将大量国际热钱yin*到国内市场,各种资金来来去去,一片繁荣的假象,当潮水退去,没人想过会是怎样一种狼藉悲惨。

各种数据在商峻面前的电脑上飞速滑过,常人看来,不过是些乱码,但从他认真和逐渐皱起的眉头看出,他绝对是在飞速分析这些数据。

啪——飞速滑动的数据突然定格,商峻重重拍在键盘上,嚯的站起来,冲出房间对着秘书道:“立刻通知商务部、各银行、证券部门一把手开会”

“商主任,要不要先告诉李总理一声?”

“来不及了,我去找他,你通知人,十五分钟开会。”

秘书不敢再多问,他知道,这个很年轻的人在经济上有着超乎寻常的才能,他已经能够决定国家的经济决策,在这个国家的最高层,没有一个人能够质疑他的论断,何况是自己。

商峻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万俟松居然用将整个国家经济推向危机深渊的手段来对付商家。他不敢想象让万俟松计划成功后国家经济会遭遇如何的重创,但他能够想象到,危机后,商家一定会被清除政治舞台。

短短两个小时的会议后,国内货币体系和外币管制突然进入最严格的警戒状态,各大银行彻底清查国际热钱流向,证券市场人心惶惶,高频震荡。

当事态渐渐平息下来后,许多经济学界地权威人士才惊呼:“中国避免了一场巨大灾难”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商峻知道,这个对手绝对够分量,万俟松也认识到,商峻的天才绝非危言耸听。

明燕给万俟松打来电话,张口就抱怨:“小丐,只有你好久没有跟我视频了,而且上次去新加坡聚会,就你没来。”她越来越像个豪门任性的小姐。

万俟松歉意:“最近很忙,等有时间我去拉维斯加斯看你。”

“不要骗我了,你就算了来了美国也不来看我”

“明燕,你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了?”万俟松的确没空陪她聊天。

“我本来还想提供给你点有价值的东西,既然你这么烦我,估计也不稀罕我提供的东西,算了,就让商家的人多快活些日子吧。”

“你手上有什么东西?”看来明燕不是无聊找他唠嗑的。

“你打开视频跟我聊天,然后我传给你。”

万俟松依言打开视频,明燕笑嘻嘻地看了一会儿道:“你瘦了,也黑了,没有以前可爱了。”

万俟松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明燕接着自顾自说:“你瘦了不要紧,可不许把小蝶给养瘦了,不然我会叫你好看。听丁焕然说小蝶前段时间住了次医院,是不是被你气的?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小蝶再进医院,我就让你住进医院出不来……”

她对万俟松的耳朵进行了半小时的轰炸后,才将一份资料传过来。

万俟松没有想到,最近寻觅了这么久,花了那么多心思想要知道商家那笔秘密财富的踪迹,就这么容易的得到了。

当商家那笔财富和多位商家核心成员在国外赌城豪赌的照片被公布后,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而那笔巨额财富直指商家三位元老的老2。

这位权位显赫的老爷子在一片炮轰中辞职谢幕,一位商家外围官员顶下这笔财富的罪责,但,这不过是商家自认为的谢幕,别人眼中,好戏才开始。

小蝶挽着万俟松的胳膊走下楼梯,转弯,黑影晃动,一把匕首直切万俟松咽喉,但就在刀锋和肌肤接触的刹那,肌肤从这个世界消失,肌肤所属的人已经凭空消失。

黑影心中一惊,怎么可能?明明已经切到他的脖子,人怎么会凭空消失?

他疑惑的瞬间,背后被重重撞击,猛回头,刚刚分明在自己眼前的两人却出现在背后。这次任务不能失败,顾不上多想,立刻冲万俟松刺来。

万俟松闪身躲开,与杀手纠缠在一起。

观战的小蝶发现,论身手,万俟松明显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看他简单有效的打斗动作,一定出自军队,而且是个特级高手。

仅仅半分钟格斗,万俟松的咽喉再次面临被切,但眼看成功时,那把匕首却凭空消失,杀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显然刚刚紧紧握在手里。

就在他疑惑的瞬间,万俟松反手将他按倒在地。

“谁派你来的?”

“我不会告诉你的。”失败意味着死亡,说出一个字,上级都不会放过他,或许死了,家人还能得到照顾和抚恤金。

小蝶道:“他是个特种兵,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人派来的。”然后对那人道,“好了,你可以死了,你准备怎么死?”

死,是的,他现在必须选择死,如果去逃亡,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家人,但是死前,他想明白一件事:“你们……是不是人?你们怎么会突然从我前边到了后边?你们会瞬移?”

“死人知道那么多干吗?”小蝶不满地道,一边将如意中那把匕首取出,“给你作案工具,干脆利索点,不然对不起你所在的部队。”

杀手不再犹豫,拿起匕首精准的切掉了自己的咽喉,其实,他更想切掉面前这两个人的。

他倒下了,倒在万俟松复仇之路上,鲜血喷到雪白的墙壁上,太过醒目。

这时候,万俟松犹豫了,了结万俟家和商家的仇恨莫非一定要染上太多无辜者的鲜血吗?如果是那样,他复仇的手会越来越颤抖。

小蝶看穿了万俟松的心思,说道:“报警吧,家里躺着个死人,茹兰乐乐回来会被吓到的。”

警察勘察现场,将尸体抬走,这次事件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因为,他们不会查到杀手的身份。

万俟松亲自将墙上的血迹清洗掉,用油漆重新粉刷墙壁。小蝶站在身后默默注视着他认真仔细的动作。

“商家终于狗急跳墙了,你要的血债血偿已经不远了。”

但是他并不高兴,血债血偿,这些血会有许多是无辜人的血,就算没有无辜者,流血的人也是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人,那些血里,会和她的血里有着相似的基因,她心里真的不会难过吗?

当万俟松犹豫的时候,商栩沤和商峻联名将一份厚厚的商家罪录送到中央纪检委,将商家的罪责一一呈现给世人,并附了大量的证据线索。

根深蒂固、宏大壮观的商家大厦顷刻间轰然倒塌,牵涉各级官员多达千名、牵涉的公司企业商人更是不计其数。调查、取证、审讯这个案件的整整用去五年时间才宣告彻底审理完毕。

当这块毒瘤彻底从年轻的共和国身上切除后,整个国家都焕发出勃勃生机,政治体制改革步伐明快,政治环境逐渐清明,官僚资产阶级在缓慢但必然地退出历史舞台,终有一天,或者是百年后,或许还要更遥远,我们会看到,腐败仅仅成为个别现象。是的,我们一直认为,明天是美好的。

世界屋脊,拉萨大昭寺的钟声悠扬地回荡在高原之上,乌黑的短发正一缕一缕地飘落,在晦涩的藏文经音中飘舞。

小蝶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那把剔去红尘烦扰的刀。

叶文天站起来,高原凛冽的风吹起他赤色僧衣,他的眼睛前所未有的安详平静。“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就去大昭寺做喇嘛。”这句话这些年一直在他心中刻着。

或许他是历史上最帅的喇嘛。小蝶心里默默想着。

十年后,万俟松夫妇带着儿子去国外旅游,在一个美丽温馨的不知名的小国一个小镇上流连忘返。

当地人告诉他们,小镇有一家中餐馆,菜非常好吃,而且开餐馆的一家中国人都非常漂亮。

他们慕名而去,菜馆生意还不错,等了一会儿才轮到几个座位。他们坐下等着服务员点菜,但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服务员来招呼他们。

小蝶刚要叫服务员,服务员端着菜已经给他们送来,菜都是小蝶最爱吃的。饥肠辘辘的一家人没有多想,动筷子吃掉所有菜。

小蝶刚刚放下筷子,突然背后有人道:“川菜还够味吧?当地人喜欢甜食,我们很久不做川菜了。”很熟悉的声音,她心里将菜的味道和声音联系在一起。

“商峻”

全书完

感谢一直以来订阅支持薛雪的亲们,鞠躬致谢,没有你们,我坚持不到现在。谢谢游鱼来来、15842585550、啊哈哈哈~~、书友100702224454555、猫咪¥宝贝、随风舞动的柳絮、樱之语1229、HB聪、DOROTHY、ky1977、1986xo、xp闲来无事、黑玉簪……等等,还有许多朋友,薛雪不能一一写出你们的名字致谢,请原谅,谢谢每一个打赏、订阅、阅读、投票的亲,谢谢你们的粉红票,谢谢,祝你们快乐健康工作学习取得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