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作者:六欲天 更新:2020-01-22

  「你不知道吧,虽然你养父砸钱把事情捂住,法院那撤消了案子,可是警察那还有他的案底。肯定是他得罪了什么人,硬是把底留下来了,等着以后翻旧帐吧。」

  这些事情我想都没有想过,豁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更加糊涂了,那一点蛛丝马迹就要抽理出来了,可我还是捉不住要领。我猛然想起谷元恒最后这两个月来的霉运重重,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你那个养父,别看他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骨子里是个色鬼。连自己的养子都下手,我真不知你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别说了!你根本不知道真相,而且他对我根本没有什么,你是想太多了。」

  「真相?什么是真相?如果不是你自己掩饰的好,我看第一个遭殃的是你而不是你弟弟。」

  我越听越不懂他在说什么,急躁的说:「反正,事情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样。」当年是谦彦设计让谷元恒背了个恶名,这件事的起因虽然是谷元恒,评心而论,他的确对谦彦有过念头,但他绝对没有对谦彦动过一根手指。我一直都看着,我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赵裕岷无奈的摇摇头说:「你啊,说实话你反而不信。你知道酒吧里的客人,十个里面有五六个是冲你来的,你调的酒的确不错,但他们更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还以为在酒吧里做了两年,你怎么也该看出来一点,可是……」他苦笑着,「你真的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吗?」

  「赵裕岷,你是喝醉了吧?怎么净是讲这种莫名奇妙的话?什么魅力不魅力的,我是个男人耶,你睁大眼睛看清楚点!」

  「No,no,no!」他突然说起洋文来,还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魅力是不分男女,没有界线的。」

  我无聊的翻了白眼,起身掏钱。

  他马上阻止我,「干嘛,我都付过了。」

  「那就好,我先走了。」

  「你去哪里?」

  我没好气的说:「去开门啊,笨蛋,现在都七点半了。」

  赵裕岷马上捡起桌上的烟盒,跟着我走出去。

  「哎,我刚才不是胡扯的,你真的要小心点。有问题马上找我。」

  「好了,我知道了。」

  我不想再绕在这个问题上,当年那种无奈彷徨惊恐的心情和那些事情,不是一个外人可以理解的。

  今晚是我和金鱼搭挡,然后明后天我放假两天。

  酒吧开门时,我还很期待会看见谷元恒的身影,可是等了一会,我就知道他不会来了。

  也许是找到工作了吧?我记得他说过今天有两个面试。

  有些心不在焉的工作,金鱼瞄了柜台前坐着的几只醉猫,突然说:「今天你那位怎么没来?」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谁?」

  「就是常点『蓝色夜晚』的那个啊。」

  我瞪了金鱼一眼,他怎么知道的?

  金鱼神秘的笑了笑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他的话怎么和赵裕岷的同出一彻?我转头寻找赵裕岷的身影,却不知他溜到哪里去了。

  「不用找了,说不定人家是嫌你太冷,去找隔壁的堕天使了。」

  啊?

  等我回味过来时,金鱼已经端着饮料走出柜台。

  可恶!

  这家伙在胡说什么啊!还有赵裕岷那个家伙究竟在灌输些什么垃圾?!

  我恨恨的想,手上的酒不由倒多了一点,发现时已经太晚了。

  算了,谁喝这杯算谁倒楣。

  顶多是辣了点,不会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