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六欲天 更新:2020-01-22

  谦彦……这个学校的制度很严厉,周末我是回不了家了。别担心,一切都很好,你也要努力喔。

  我按下发送的指令,视窗显示着邮件正在寄出,一个人影反射在萤光屏上。

  「送信给情人?」

  赵裕岷按着椅子,弯腰在我耳边说。我关闭视窗,推开椅子,拿起课本就朝图书馆出口走。

  「你这个人真是无情。」他不急不忙地跟在我身后,「谦彦,是个男孩的名字。」

  「这与你无关吧?」我拉开玻璃门,冷声回答。

  我讨厌别人刺探我的事情。

  「我是你的同室,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对了,你真的不要参加社团?」

  后天就是周末,没有选社团的人一律要到教导处选择补习课目。我已经去过了,挑了两个最冷门的课目,数学和法语。编课的老师一看就知道我是在胡挑,他对我说:到时要出现。

  「我没兴趣。」

  我已经不下一次拒绝他了,他是得了健忘症还是听不见?

  「小心!」

  他突然警告,我也听到了球飞过来的尖锐细小的声音,本能地向后一退,无可避免地撞进他的怀里。

  「你的腰好细。」

  他搂住我的腰,身体几乎全贴在一起,脖侧敏锐地感觉到他微温的气息。我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却紧紧捉住我的腰,脸都快贴在我的脸上,我下意识得用手肘向后猛撞,再一抬手,正中他的鼻尖。他马上捂住鼻子,弯了半身。

  花圃外窜进一个少年,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支吾着,「对不起,同学。不小心把球踢上来,没有受伤吧?」

  我向少年身后一看,花圃下方是一个运动场,一群少年都看向我们这个方向,似乎在等少年把球捡回去。

  一只大手猛然撘在我的肩膀上,我想甩开,却被他捉得生痛。

  「你是哪个班级的?」

  赵裕岷捂着鼻子站起来,形像狼狈,连声音都是闷闷怪怪的。

  「初中部三年级。」少年看见他,脸色变得有些僵硬。

  「这是对学长的态度吗?你们是故意踢上来的吧。」

  「不是,真的是意外。」

  少年马上鞠躬,不住的道歉。我本来想说道歉完了就算了,赵裕岷却一定要过足瘾,等到少年脸色发青才放他走。

  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枚很小的金色徽章,说:「刚才那个小鬼是故意找碴的,我不是说过要小心吗?把这个戴上。」

  那枚金徽章是和制服一起送来的,放在一个锦盒里,我以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扔在抽屉里。

  赵裕岷把徽章别在我的衣领角上,我这才注意到他的衣领角上也有同样的徽章。

  「这是班级章,初中部的是银色,高中部是金色。一杠表示一年级。不带这个的话,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新生,最容易被欺负。」

  他转头看向运动场上嬉戏的少年,指着其中一人说:「刚才踢球上来的那个小鬼,是本校足球社有史以来最厉害的前锋,有『铁腿小李』之称的李允军。他在学校中呼声很高,真的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少年在球场上飞奔,传球,射门,一气呵成。连我这样的外行人都觉得他很厉害。可这和他踢球上来有什么关系吗?

  「你不知道吗?」赵裕岷笑得很诡异,「那是因为他的后台很硬,他老公是高三A班的岳文遄,现任的学生会长。」

  这个学校实在是……太奇怪了。

  「岳文遄一听说你转来,马上就调察你的资料,李允军吃味了当然要找你麻烦。」

  我听得目瞪口呆,男校里难道都是这种事情吗?

  「学生会长调察新生,是工作需要吧?」我勉强想出个理由,「这……和吃味……」脑海一片混乱,我说不下去了。

  赵裕岷笑眯眯地搂住我的肩膀。

  「岳文遄对你是很有『性趣』那个兴趣喔。除了我,谁敢收留你这尊大佛。不过说真的,你身材不错,要腰有腰,要屁股有屁股,手长腿长,皮肤黑了些,样子嘛……」

  他伸手要拨开我的头发,被我警惕地躲开了,顺便甩开撘在我肩膀上的手。

  「请你别乱开玩笑了。」

  我刻意和他拉开距离,他没有继续逼近,只是挠挠头说:「你不相信也没关系,现在有我罩着你,他们暂时不会找你麻烦,不过以后就难说了。」

  「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有困难的话尽管找我吧。」

  他上一刻像平凡的少年,这一刻却像是算计的狐狸。我怀疑地看着他,不知他说的有几分真。

  「我还有个约会,自己小心喔,小悟悟,晚上见。」

  他抛过来一个飞吻,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掉落在地上。

  小悟……悟?好、好恶心的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