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7
作者:肥企鹅 更新:2019-12-14

番外7

白色西装袖口处的纽扣被几根手指來回地拨弄着,顾成溪在紧张。

面临着结婚这件人生大事,顾成溪真的沒有办法淡定,谁能告诉他一会儿在面对孟晋扬的时候该怎么淡然地说出那句“我愿意”?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成溪居然觉得很陌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而已,顾成溪已经忘记了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的。

有时候,顾成溪还会想念父亲和母亲,在梦里也问过他们是否怨恨自己选择与孟晋扬在一起。可是自始至终,顾成溪也听不清他们在梦里究竟说了一些什么。

其实不管父亲与母亲在说什么,顾成溪都明白那是说明自己的心里还是存着一个疙瘩,但是他不打算让孟晋扬知道。

也有一些时候,顾成溪会想到魏传文,那个想要带他奔向自由的男人虽然已经长埋于地下却总是能让他的心莫名其妙地疼一下。

这么多人在为自己的幸福铺路,顾成溪知道如果自己过得不幸福实在是很对不起他们。

最后一遍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房门,顾成溪走了出去。

顾子雨在门口站在,“哥哥,你准备好了?”

顾成溪点头,“你在这里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忘记了今天也是你和远晨结婚的日子。”

“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顾子雨突然把顾成溪抱进怀里,“哥哥……”

顾成溪笑着说道,“快要结婚了才想起來向哥哥撒娇吗?”

顾子雨不说话,只是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在顾成溪的脖子里。短短的二十几年,顾子雨却觉得自己的哥哥走得很辛苦,如今和孟晋扬结婚究竟是对是错也只能全凭时间來证明。幸福这种东西如果真的存在,请老天全都赠与哥哥,好不好?

感觉到脖子湿了,顾成溪的眼眶也禁不住湿润了起來,“小雨已经比哥哥还要高了居然还哭鼻子,羞不羞?”

顾子雨擦干了眼泪,“在哥哥的面前,小雨可以永远都是孩子。”

顾成溪像是小时候那样在顾子雨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小雨这么乖,这是哥哥奖励小雨的。”

“……”顾子雨忍不住说道,“哥哥还真的把我当成小孩子了,我很沒有面子的好吗?”

顾成溪笑了。

整点的钟声响了起來,于是顾成溪牵起顾子雨的手,“走吧,时间到了。”

六对新人一起举办婚礼,这也算是孟家有史以來最大的喜事了。

看到不远处微笑着的孟晋扬,顾子雨推着哥哥向前走,“去找你的幸福吧。”

顾成溪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上翘着,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走向孟晋扬,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成溪今天真的是好看极了。”孟晋扬说道,“我体内的色/狼因子又在蠢蠢欲动了。”

明知道这种话很是夸张,顾成溪却忍不住高兴起來,“不过是和平常一样的西装而已,能好看到哪里去?”

孟晋扬突然把顾成溪的手放在自己已经胀起來的下体处,“你说呢?”

“……”顾成溪哭笑不得,赶紧把孟晋扬拉扯进他刚刚才走出來的房间里,“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话音刚落,就被孟晋扬狠狠地吻住了。

眼看着一场大战在即,顾成溪只好推着孟晋扬,“别闹,婚礼的时间就要到了。”

孟晋扬立即通知池正新,让他们的婚礼先进行,自己和顾成溪的婚礼则推迟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顾成溪的眼睛里开始冒星星,直接昏过去是不是比一会儿被做昏过去要好一些?

孟晋扬舔舐着顾成溪的耳朵,“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顾成溪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所以提出唯一的要求,“别把衣服弄脏了,否则一会儿还怎么穿着它结婚?”

孟晋扬奸诈地笑着,“我就要你穿着这身衣服。”

顾成溪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孟晋扬的手在顾成溪的身上移动着,瞬间就解开了彼此衣服上所有的扣子,然后与顾成溪的身体紧紧地相贴在一起。

“成溪,”孟晋扬问道,“你是否愿意迎娶你眼前这位霸道、冷血、强硬、且容易伤害你的青年做你的妻子,爱他、安慰他、尊重他、守着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于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顾成溪不想哭,可是却控制不住,“我愿意。”

“现在该你问我了。”孟晋扬低下头,吮吸着顾成溪胸前的两粒红果。

顾成溪的身体猛地一颤,立即抱紧了孟晋扬。

孟晋扬使坏地咬了一下顾成溪,“快问。”

顾成溪的身体又是一阵震颤,“晋扬,你是否愿意嫁给你眼前这位不温柔、不坚强、不成熟、且容易无情的青年做你的丈夫,爱他、安慰他、尊重他、守着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於他,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说完,顾成溪松了一口气,天知道他为了不发出任何呻/吟的声音忍得有多么的辛苦。

孟晋扬抬起头,看着顾成溪,眼睛里溢满了那种叫做幸福的东西,“我愿意。”

顾成溪擦了擦孟晋扬的眼角,“你哭了?”

“傻瓜。”孟晋扬说道,“这是你的泪,掉落在我的脸上了。”

顾成溪傻笑着,不拆穿孟晋扬的谎言,“好吧,我承认那是我的眼泪。”

眼泪总是亮晶晶的,顾成溪和孟晋扬好像都从这些晶莹剔透的眼泪中看到了他们美好的未來。

三个小时后,孟晋扬终于抱着实在是站立不起來的顾成溪从屋子里走了出來。

池正新他们几个人的婚礼早就举行过了,“大少爷,你和成溪的婚礼要现在开始吗?”

“不用了。”孟晋扬说道,“我们已经用另一方式举行过了。”

怀里的顾成溪低声说道,“你还是背着我走吧,这样比较不丢人。”

孟晋扬把顾成溪放在地上,然后蹲在他的面前,“上來吧,我背着你。”

顾成溪爬到孟晋扬的后背上,说道,“这匹叫做晋扬的马可以走了,驾!”

孟晋扬背着顾成溪就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问道,“请问主人,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顾成溪笑得幸福极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去哪儿都无所谓。”

“这样啊?”孟晋扬说道,“那和我一起浪迹天涯可好?”

“好啊。”顾成溪说道,“不过我最近被一个叫做孟晋扬的家伙养得比较懒,所以你要一直背着我才行。”

“沒问題!”孟晋扬转头亲吻顾成溪。

咔嚓一下,这一幕被手里拿着相机的邹绍闲拍了下來,和今天拍出來的其它照片一样,都成了永恒。

番外end

【番外写到这里就结束了,谢谢各位朋友的跟读。

一些读者想要看白安的番外,我在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沒有写他。

白安这个角色本來就是我创造出來打酱油的,能够获得你们的喜爱说实话我真的很意外。

文章本來对白安的设定就不多,他又沒有cp,所以写起番外來会比较困难,因此我就故意无视了某些读者的要求,沒有写白安的番外。(*^__^*)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另外,很多读者询问我下一篇开什么类型的文,谢谢你们的关心。

虽然我比较擅长写现代文,但是下一篇我打算尝试写古代**武侠,书名暂定为《江湖无意了沧桑》。

一些读者不喜欢看古文,觉得大部分古文都写得神神叨叨的,既看不懂又不好看。在这里,我可以保证,我的文章里绝对不会出现那些过于华丽却沒有实在意义的词藻,所以看惯了现代文的读者也不妨试着读读看。

其他的也沒什么好说的了,还是那句话,谢谢你们一直以來对企鹅的支持。咱们下本书里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