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的心,又被另一个宝贝彻底的熔化
作者:紫烟若凝 更新:2019-12-08

随着成诺一天天的长大,她渐渐长开的五官出落的也越发的精致,简直就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人见人爱。

她除了眼睛像极了夏若尘,其他的地方都更像成御凡多一些,每次夏若尘看着这父女俩腻在一起玩耍,看着成御凡眉宇间那柔柔的宠爱和成诺花儿般明媚的笑脸,深深的幸福感便会迅速的盈满心间。

虽然是在万千宠爱中成长,成诺却一点没有骄娇之气,也许是遗传了夏若尘的性格,她很少哭闹,小脸上每天都布满了笑意,乖巧懂事的像个小天使,又调皮可爱的像个小精灵。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便是每次有人夸赞她长的漂亮时,她总会忽闪忽闪的眨着大眼睛,嫩嫩的小手点着自己尖尖的小鼻子,奶声奶气的谦虚着,“妈妈最漂亮,诺诺排第二。”那副认真的小表情,简直爱死人。

“是不是你教给诺诺这样说的?”夏若尘曾经笑着问成御凡,他轻轻的拥住她,指腹温柔的轻抚着她细腻柔滑的脸颊,低笑着,“当然不是,是我们诺诺天性谦虚。”

在成御凡细心的为她寻药配药治疗中,她脸上的那道疤已经渐渐的淡去,即便是极近距离的细看,也只能看到一点点浅浅的粉色,几乎已经恢复了从前的完美无瑕。而她给成诺断奶后身材也迅速的恢复如初,玲珑有致中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每次外出,所到之处,这亮丽的一家三口自然立刻成为众人惊叹艳羡的焦点。

成御凡总是一手抱着心爱的女儿,一手紧紧的牵着夏若尘的手,依然冷冽劲酷的他只有在和这母女俩一起时,才会周身散发出一种平时他身上少见的极致的温柔,尤其诺诺在他怀里最喜欢把小脸埋在他的颈间,像只撒娇的小猫一样来回的蹭,嘴里还不停的喊着,“爸爸亲亲~”于是他每次都会宠溺的笑着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个不停,惹得诺诺咯咯的笑的开心。

幸福,就像涓涓的细水,在夏若尘的心底静静的流淌,甘洌的芳甜让她深深的沉醉,只是,越是这样的幸福,越会在某一个瞬间忽然感觉好像还少了些什么,让她的心头一直都隐隐有一个缺,可是她又总是强迫自己不去想,直到那一天,那一幕画面忽然闯进视线,她才知道自己再也没法逃避。

那天她和成雨菁带着小毅和诺诺去动物园,兴奋的两个小家伙一直玩到快关园才肯罢休,出来后她们直接去了和成御凡约好的吃饭的餐厅,成御凡还没有到,诺诺缠着夏若尘要去门口等爸爸,于是她便抱着成诺在餐厅门前,一面教她背诗,一面等着成御凡。夏若尘并没有太留意来来往往注视她们的目光,早就习惯了被人打量的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着,专心的和怀里的女儿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笑。

“妈妈,那个老爷爷为什么总看我们呢?”忽然小家伙指了指不远处的,轻声问道。

天色渐暮,霓虹开始亮起,夏若尘看过去,只依稀看到一个模糊的老人的身影,那佝偻的身影在暮色中显得格外的凄凉,他两只手里都提着沉甸甸的大袋子,似乎瘦弱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好像正在晚风里微微的颤抖着。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夏若尘母女,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终于慢慢的,慢慢的蹲了下去,跌坐在地上。

“妈妈,老爷爷生病了吗?”诺诺的小手搂进了夏若尘的脖子,细细的声音里带着好奇和不安,夏若尘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老人家,您是哪里不舒服吗?”夏若尘站到他面前轻声询问着。

他手上的袋子早就松了开,倒在一边,夏若尘看到那两只袋子里都是满满的中药汤剂,而老人正抖着双肩,双手掩面,低低的呜咽着,他几乎已经全白的头发和骨瘦如柴的身体,加上那低沉的泣音,让人心酸不已。

“老人家,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帮你叫辆车子送你回家或者去医院,好吗?”夏若尘放下怀里的诺诺,蹲在他的身前。

他用力的摇着头,手却依然掩着脸不肯放开,诺诺拉紧夏若尘的手,稚嫩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老爷爷你别哭,别怕,妈妈和我会帮你。”

听见诺诺的声音,他的哭音更重了几分,却在同时慢慢的放下了手,“好孩子,真是个乖孩子,爷爷不哭。”他擦着纵横的老泪,哽咽的说道。

在他抬起头那一瞬间,夏若尘惊诧万分,“是你……”

“若尘……”

夏之恒望着她,一脸的凄然。

“你怎么……怎么成了这副样子……”夏若尘怎么都没想到他竟会在这短短的几年里老了这么多,看上去简直比成威还要年迈许多。

夏之恒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她身旁美丽的诺诺,颤声道,“这是小宝贝吧,真乖,真懂事……”

夏若尘抿住唇,眼前渐渐开始氤氲起薄雾,她慢慢的站起身,还没等开口,夏之恒又连忙颤颤的说道,“若尘,我没想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刚才无意中看到你只是想远远的看看你们,谁知竟然一时不争气……对不起,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说着便努力撑起身子,双手去拿起身边的袋子,可是他颤巍巍的双手抖的厉害,刚一抓起袋子要起身,摇摇晃晃的又跌倒在地,夏若尘松开诺诺的小手,上前松开了他手里的袋子,搀住他的胳膊,把他扶了起来。

“你住在哪里?我叫人送你回家。”她低声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能回,不远的。”他看着她搀住自己胳膊的手,颤颤的,轻轻的伸出手去,像是想握一握她的手,终究还是没敢,又颓然垂了下去。

他弯下腰拾起袋子,身子晃了晃,努力的站稳,看着夏若尘的眼睛,颤着双唇,“若尘,我走了。”

“老爷爷再见。”诺诺柔声说道。

“嗯,再见,小宝贝。”他哽咽着,说完便匆忙的转过身去,驼着背,一步一摇的,慢慢的走远,夏若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那种酸酸的涨涨的痛意让她一时说不出话,挪不动脚步。

“爸爸,爸爸!”忽然诺诺开心的大叫了起来,眼尖的她看到了成御凡的车子,立刻拉着夏若尘的手要往过跑,夏若尘这才回过神。

成御凡下了车大步向两个人走来,他略一弯腰,诺诺便开心的一头扎进他怀里,搂紧他的脖子,嫩嫩的小嘴不停的亲着他的脸,甜甜的唤着,“爸爸~”

“我的乖宝贝。”成御凡一面笑着亲她,一面拉起夏若尘的手,她指尖的冰凉让他立刻收起了笑意,嗔责道,“怎么不穿件外套出来,看你冻的,我不在你身边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小笨蛋。”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大步向餐厅里走去。

这一晚夏若尘都心事重重,成御凡自然看在眼里,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温柔的搂住她,“告诉我,怎么了,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对不对?”

“我今天遇见了夏之恒。”她靠在他的怀里,闷声说道,接着便把他的样子和成御凡描述起来,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微颤。

“御凡,你说我是不是太心胸狭隘,我就是不能原谅他曾经对我妈妈的所作所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不打听他的消息,并不代表我从来不会想起,尤其每次看着你和诺诺依偎嬉笑的样子,我就对他更是又痛恨又放不下。大概是因为有了女儿,我觉得我好像慢慢在改变,心变的软了很多,尤其今天看到他比爷爷还要苍老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我不知道如果妈妈还在的话,她会不会原谅他,我在想,妈妈比我要善良的多,妈妈一定会原谅他,那么我如今这么狠心,妈妈会不会怪我……”

成御凡轻轻的安抚着她,轻声道,“傻丫头,不是你狠心,任何人对这种事都没法轻易原谅,更何况他的宝贝女儿还做出那样的事来伤害你。你已经太善良了,居然还会为他难过。”

他轻叹着把苏家的消息讲给了她听。

苏筱蔓出事后,苏绮雯便疯了,她把怨气全发泄在了夏之恒身上,在一个深夜趁他不注意连砍了他数刀,幸好是苏轶哲及时发现救下了他,此后苏轶哲便一个人承担着家里两个人的医药费,他们没有回新加坡,而是只能在A市留了下来。

苏绮雯在伤了夏之恒之后几次自杀,都被救了下来,此后便常年卧床不起,夏之恒的伤势渐渐好转以后,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平时只能打些零工,一家人的生计都靠苏轶哲一个人支撑,这些年过得十分艰难。

夏若尘听后震惊不已,她怎么都没想到苏筱蔓不在狱中,而是已经离去……她也没有想到一直以为回了新加坡的他们竟会落到如此地步……回想着夏之恒手里满满的中药和他消瘦的已经让人不忍去看的老态,她忍不住落了泪。

“这一切怪的了谁,怪只能怪他们那不争气的苏筱蔓。”成御凡冷声道,“本是不该发生今天这一切,她却偏偏把自己和家人逼上绝路。夏之恒和苏轶哲总还算是有脸,除了出事那天他们想见你被我赶走,以后再也没来找过,总算还不是软骨头。”

“御凡,我不想计较夏之恒了,我想我再继续这样狠心,妈妈会埋怨我,妈妈会怪我的……”夏若尘轻轻擦着眼泪,抬起的泪眼里一片坚定,“或许,真正的放下心里的怨恨,平和的面对他,也是对我自己的救赎,你不知道其实我心里一直堵着,一直都堵着,没有一天可以真正放开……或许宽容也是给我自己的一种解脱,心里埋着仇恨的人,连幸福都会打折……”

成御凡深深的看着她,忍不住又把她拥紧了几分。他的下颌轻轻摩挲着她的耳际,柔声说道,“你善良的就像个天使,若尘,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这辈子能够遇见你,能够拥有你……”

***

夏若尘的原谅让夏之恒大为意外和感动,他不顾在场众人,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老泪纵横悲恸万分的他,让所有的人都心生了几分不忍。苏轶哲不胜感激的看着夏若尘,她能够宽容的放下仇恨让他对她又多了无尽的好感,这个姐姐,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夏若尘最终带夏之恒去了永安公墓,夏之恒跪在方怡的墓碑前,轻轻抚摸着墓碑上她恬淡微笑的照片,泣不成声,他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不停的磕头,直到磕的额头出血,几近昏厥……

妈妈,我替你原谅了他,因为我知道善良如你,一定会这样做。

泪光模糊中,夏若尘好像看见方怡那张温和优雅的笑脸,在向她微微的颔首,赞许的点着头,她拼命的压抑着奔涌呼啸的思念,转过头,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成御凡的怀里。

宽恕,是一种美丽,一种解脱,一种给别人和自己的救赎,她愿意和妈妈一样,做一个宽容善良的人,她知道,只有这样,她的幸福,才能够更加的完美。

***

一转眼,小毅4周岁生日的时候,诺诺也已经快3岁。

成御凡为小毅举办了一个超大规模的豪华生日宴,热闹的宴会让成雨菁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宴会结束一家人回到成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门口的邮箱上躺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成御凡阴着脸拿起玫瑰,以为又是他的某位“情敌”招摇的在向他的宝贝老婆示爱,谁知玫瑰上的卡片竟写着成雨菁的名字。

成雨菁一脸迷茫的打开卡片,没有署名,里面只有一行小字,“愿幸福常伴。”

夏若尘轻笑着,“坏丫头,有了爱慕者竟然还瞒着我们,马上召开家庭审判大会,速速招来。”

“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谁!”成雨菁的脸上飞起了红云。

项亦玮走后这些年,她确实没有动过再谈男朋友的念头,倒也不是多留恋项亦玮,她只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小毅的身上,她想着等小毅再大些和他商量,如果他同意,她便再去寻找幸福,如果他不愿意,她便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反正有哥哥嫂子和爷爷,她倒也真的不觉得寂寞。

小毅却在这时拉着她的手,“妈妈,我要一个爸爸,我要你有人陪,像舅舅和舅妈那样,好不好?”

他的话顿时让成雨菁眼睛湿润了起来,她抱起他,“小毅真乖,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嗯,那我明天就帮妈妈找到玫瑰花叔叔,好不好?”

大家又是感动于小毅的懂事,又是好笑着这稚嫩的童言,一家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屋子,成御凡抱着诺诺去玩,夏若尘便和成雨菁到房间里聊了起来。

“雨菁,你看小毅都已经开了口,你以前不是和我说怕他抵触吗?这下就不要顾虑了,你这么年轻漂亮,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你,就大胆的走出去,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吧,听我的。”

成雨菁笑着,“嫂子,我是一朝挨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不会的,这次我们大家帮你把关,好不好?”

“再说吧,看缘分吧,而且今天那玫瑰花莫名其妙的,我最近一直和你在花店,并没和什么人有交往啊,我觉得一定是劼哥哥恶作剧,明天我要质问质问他。”

说起肖劼,夏若尘忍不住笑了,“这个肖劼,要真是他干的,我就让诺诺收拾他,他最怕诺诺了。”

“嗯,劼哥哥可真是疼诺诺,我看都不亚于我哥了。”成雨菁一笑,“我倒真是越来越佩服我哥,这么大一个情敌天天在眼前晃,还死命讨好他的宝贝女儿,他竟然无动于衷。”

“你哥啊,你哥那是有信心。”夏若尘微微的笑着。

两个人又聊了会,她便回了房间,一进门就看见调皮的诺诺趴在成御凡的胸口正认真的给他画胡子,成御凡的脸上已经让她涂的花花绿绿,可是他却轻轻拍着诺诺的小屁股,乖乖的任她宰割,夏若尘实在忍不住,也爬到床上,大笑起来。

“妈妈,看我给爸爸画的红胡子黄胡子漂不漂亮?”诺诺得意的扭头看着夏若尘,小手指着成御凡的脸,“看,还有爸爸的眉毛,是绿色的呢!”

“诺诺好厉害哦,画的好漂亮哦。”夏若尘拿下她的画笔,看着面目全非的成御凡,又在他的鼻子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大蘑菇,左看右看,更加滑稽的他让她强忍着的笑脸还是没绷住,笑倒在他的怀里。

成御凡一手搂住一个,低低的笑着,“两个坏东西,一起欺负我,我去照照镜子,你们给我画成什么样子,一会我就给你们两个画成什么样子!”

“不要,诺诺不要,妈妈也不要,就只给爸爸画!”诺诺嘻嘻的笑着,蹭着他的脖子,亲着他,成御凡轻捏着她的小脸蛋,这边轻轻搂住夏若尘,三个人笑成了一团。

把玩累了的诺诺哄睡以后,看着还没有完全洗掉颜色的成御凡的脸,夏若尘还是笑到肚子疼。

“小坏蛋,还笑!赶紧想办法给我弄掉,不然我明天怎么上班。”成御凡咬着她的耳朵,低低的威胁着。

“你就知道凶我,有本事你别让诺诺画啊,诺诺干的坏事,我才不管收拾。”

“好啊,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他说着便把她拦腰抱起扔到了床上,扑到她的身子上他便开始粗鲁的扯她的衣服,夏若尘看着他故作凶恶的表情上残留的花花绿绿,已经笑到要岔气,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很快就在他霸道的侵占中渐渐的沦陷……

他痴迷的在她柔软的唇瓣和如雪的肌肤上轻吻着,啮咬着,温柔又疯狂的在她依旧紧致的身体里肆虐着侵袭着,夏若尘紧紧的抓住他强壮的腰身,她樱唇微启,娇柔的吟哦声渐渐溢出唇畔,这更让成御凡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是安全期吗?”他粗戛的问道。

因为怕她再怀孕,他每次都格外的小心,采取各种安全措施甚至压抑自己的欲念,生怕再让她怀孕再让她受罪。

夏若尘轻咬樱唇,柔柔的望着他,声音随着他的律动和冲击上下起伏着,“大笨……我想再要个儿子……和你一样霸道又聪明的儿子……”

“不行!”成御凡断然拒绝道,“一个诺诺就把我吓掉一条命,我绝对不再让你冒危险。”

“不会的,这几年我身体养的很好……而且,这次直接剖腹产提前准备……不会有事的……”

“那也不行,我说不要就是不要!”

“求你,大笨,我想要,求求你……”

“不行!”

看着成御凡一脸的坚决,夏若尘忽然一弯唇角,狡黠的一笑,柔若无骨的双臂紧紧的缠住了他,软软的身子也弓了起来,用力的迎合着身上的他,紧紧的贴着他。

“你干什么,坏东西……”她这样主动的诱惑让成御凡有些吃不消,他粗声喘息着,“放开我,快点……”

夏若尘不说话,又凑上了自己的唇,她痴缠的吻着他,加上身子的扭动,终于让成御凡控制不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坏东西,你逼我给你吃药,是不是?”成御凡搂着怀里的夏若尘,又是疼爱又是责备的在她耳边轻声道。

夏若尘莞尔一笑,潮红的小脸上像绽开了绚烂的樱花般,迷人万分。

她搂住他的脖子,舌尖在他性感的薄唇上,一圈圈的舔着他的轮廓,成御凡身子一颤,又迅速被她点燃。

“你今晚怎么了,是妖精附体了吗,坏东西?”他一个翻身压住她,故意掐住她的脖子,“说,你是哪来的妖精,把我的心肝若尘弄到哪去了?”

夏若尘笑着,柔软的身子又迎了上去,万般娇媚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耳边,“我是来找大笨要儿子的小妖精……”

她的声音让成御凡的身子一麻,完全失控的他再也顾不上理智,此刻他只想好好的疼爱他的小女人,好好的疼爱她……

***

日子过的很快,诺诺的好奇心又有了新的目标。

她每天都会盯着夏若尘隆起的肚子,常常会把小耳朵附在上面,轻轻的念着,“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快点出来和诺诺一起玩好不好呢?”

夏若尘总是温柔的亲着她的小脸蛋,耐心的告诉她,“诺诺最乖了,妈妈很快会给诺诺添个小弟弟,到时候诺诺不仅有了疼你的哥哥,还有个可爱的弟弟,喜不喜欢?”

“喜欢,可是妈妈怎么知道他是弟弟呢?我怎么看不到呢?”诺诺的小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肚子,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她。

“因为医生阿姨看到了,所以告诉妈妈了,所以妈妈就告诉诺诺了,诺诺要保密哦!”夏若尘笑着,看着可爱的女儿。

诺诺一听,立刻把手指放到唇边,轻轻的嘘着,“妈妈放心,诺诺保证为妈妈保密,谁也不告诉,就连爸爸我都不告诉。还有肖爸爸,还有姑姑,还有太爷爷,还有哥哥,我都不告诉他们我有了弟弟。”

夏若尘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抱起她坐在自己的怀里,“我的诺诺是世界上最乖最可爱的小宝贝,爸爸妈妈最爱你了。”

这时成雨菁走了进来,手里又捧着一束玫瑰花。

那个神秘的送花者连续这大半年间总会风雨无阻的每天送一束红玫瑰给她,而他本人又从不露面,这让全家人都好奇万分。

看着成雨菁的笑脸,夏若尘拍拍诺诺,“去,问问姑姑今天花里有什么秘密没有?”

成雨菁笑着抱起向她跑来的诺诺,亲了又亲,这才说道,“嫂子,是他回来了。”

“谁?”夏若尘不解的看着她。

成雨菁抱着诺诺坐到她的身边,轻声道,“当年走的时候他给我留了个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原谅我,如今的我无颜面对你。如果日后我混出个模样,你也还在寻找幸福,我会再次争取,如果你已经找到幸福,我会永远祝福你。’”

“项亦玮?他回来了?”夏若尘惊讶不已。

成雨菁点点头,“我也是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在邻市,我们的消息他一直都知道,他曾经一直在邻市的一个小超市打工,大概是因为勤奋肯干又加上有头脑,老板慢慢注意到他,忙着开分店的老板把一部分管理工作交给他,他做的有声有色,慢慢的得到老板器重,就主动要求来A市开分店,他已经回来两年多了,手头也有了些积蓄,如今已经自己做起了小超市,就在青岩区。”

“那你……”夏若尘不确定的看着她,“你能原谅他,重新接受他吗?”

成雨菁抿了抿唇,“嫂子,你说,爷爷和我哥能同意吗?”

“就是说,你想和他在一起?”

“也不是,我拒绝他了。”成雨菁低下头,手指轻轻卷着诺诺的裙角,轻声道,“我说如果他真的想和我在一起,我需要考验他五年以上。”

夏若尘笑了起来,成雨菁从来都是心思写在脸上的单纯的小女人,这拒绝,明明就是接受。

“雨菁,不要管别人怎么想,你要看清自己的心,这些年你不肯找,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忘不掉他,如果真的只有他能给你幸福,我支持你。因为我愿意相信,项亦玮他是真心的要弥补你和小毅。”

“真的吗,嫂子?你支持我?”

“嗯。”夏若尘重重的点点头。

“谢谢你,嫂子,谢谢……”

“傻瓜,谢什么,又不是我给你幸福。”夏若尘笑着。

成雨菁也不好意思的一笑,又说道,“那我也要继续考验他,绝对不能便宜了他,我要考验他起码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

夏若尘笑着不再说话,她知道,成雨菁的幸福,已经在微笑着向她招手了。

**

又一个圣诞节来临的时候,成家又迎来了一位小王子的降临。

这小家伙一出生就处处体现着他与众不同的霸气。

先不说在医院期间他高亢的啼哭声简直要把房盖都挑开,害的其他小朋友也乱作一团,就连在夏若尘的怀里也是霸道的不讲道理,只要夏若尘抱着他,他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夏若尘,尤其吃奶的时候,他一面小嘴吧嗒吧嗒的蠕动着,香甜的吮吸着乳汁,另一只小手还要死死的护着夏若尘的另一个乳 / 房,就像怕谁抢了他的美食,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入侵专属于他的领地一样,让成御凡和夏若尘又气又笑。

随着这个小霸王一天天的长大,家里的趣事也是一天天的增多。

成御凡还是更疼诺诺多一些,似乎他真的是有些受不了这个处处和他作对的成小睿童鞋,而成小睿童鞋也和成御凡有着天生的敌意,缘由全在夏若尘身上。

他总认为是成御凡抢了他的妈妈,他认为妈妈的怀抱只能属于他一个人,或者勉勉强强给诺诺他也可以忍受,因为诺诺是女生,但是绝对不能给任何男人,可是他偏偏无数次遇见成御凡搂着他的妈妈,尤其是一次误闯入他们的卧室时,竟看见成御凡把他最亲爱的妈妈压在身下,在他专属的领地上和他的动作一样,甚至更加享受的温柔的辗转着吮吸,他立刻就爆发了。

他扑到床上就死死的咬住成御凡的大腿,怎么都不松口,春光无限一室旖旎顿时被他搅了个底朝天,夏若尘连忙扯过被子盖住在自己身上光裸着的丈夫和自己的胸口,一面柔声的劝着小家伙松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诺诺也被这里的动静吸引了来,玩性大发的她也立刻扑上去,钻进爸爸的怀里,搂住他的脖子,嘻嘻的笑着,一边是疼痛的大腿上耍无赖的儿子,一边是胸前紧紧贴着的宝贝女儿,一边是身下哭笑不得的心肝老婆,不着寸缕的成御凡,遭遇的是人生极致的尴尬,但是,同时却又是万般的温馨,和幸福。

***

“妈妈,我要改名字。”

3岁的一天,成小睿童鞋又别出心裁的喊住了院子里正为小笨清理毛发的夏若尘。

“为什么?成睿不好听吗?”夏若尘好笑的看着他。

“不好,没有气魄!”成睿煞有介事的皱了皱眉。

“那你想改成什么呢?”

“我要叫,成吉思汗。”

夏若尘险些晕倒,她笑着,“怎么会突然想叫这个名字呢?那可不是随便谁可以乱用的,那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一位皇帝,你知道吗?”

“这个名字读起来特别有气魄,我喜欢。皇帝又怎样,我让老爸给他一笔钱,送他一辆车,他自然就会同意把名字让给我。”成小睿童鞋一扬头,“总之,这个名字好,我要定了。”

他小手一点小笨的额头,“听见没有?以后叫我大汗,我叫成吉思汗。”

闻声的成威和成雨菁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诺诺看见成御凡的车子进了院子,立刻冲了过去。成御凡一下车就立刻抱起了她,她兴奋的说着,“爸爸,小睿要改名字,正和妈妈商量呢。”

成御凡一皱眉,这小东西又出什么幺蛾子。

“他要改成什么?”

“成吉思汗耶,我觉得小睿好有创意,爸爸,我也想改了呢,我也要改成四个字的,好不好?”她撒娇的搂着成御凡的脖子,在他脸上不停的亲,娇娇的恳求着,“好爸爸了,我也要改,我叫‘成吉思诺’好不好?”

成御凡哭笑不得,他亲着诺诺的小脸蛋,柔声道,“诺诺乖,不和那个小疯子学。”

他抱着她走到大家面前,大家都是已经笑的直不起腰。

“你回来了,老爸。”成睿点了点头,颇有领导风范的随手一指门口,“你进屋坐吧,我和妈妈在谈事情,不要你打扰。”

成御凡紧绷的脸也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那你们谈吧,我把准备的礼物全给诺诺好了。诺诺我们走。”说着他便抱着诺诺大步向屋里走去,成睿皱了皱眉,“那,妈妈,你先考虑着,我进去看一下是什么礼物,再做定夺。”

说完他便屁颠屁颠的追着成御凡而去,留下几个大人都被他小大人般的口吻逗得笑的喘不过气。

***

幸福,就这样延绵不断的继续着,一刻都不曾停止,也一刻都不曾远离。

夏若尘常常依偎在成御凡的怀里,看着院子里快乐奔跑嬉戏的小笨,小毅,小睿和诺诺,心里满是柔柔的暖意。

“御凡,你说,幸福是什么?”

“幸福啊,幸福就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成御凡轻吻着她的发顶,柔声道,“可以每天一起床就看到心爱的人的笑脸,每天都能拥着心爱的人入眠,还有看着心爱的小家伙们一天天健康快乐的成长,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夏若尘的唇瓣漾起甜甜的微笑,“幸福,就是我爱你,你爱我,我们一家人快乐的生活。”

成御凡捧起她美丽的脸,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小心,不要被小霸王看到,不然又和你翻脸。”夏若尘轻笑着。

“我就说不要儿子,你偏要给我惹麻烦,这个小霸王真是要把我气死,他就跟防贼一样防着我。”成御凡懊恼不已。

“有这个小霸王的添乱,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她柔柔的吻着他,低声轻语。

两个人正缠绵着,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汽车的马达声。

扰了好事,成御凡一脸的不悦,他看向楼下,肖劼刚好从车子上跳下来,一边向里跑一面大叫着,“诺诺,爸爸来看你了,小睿,小毅,都出来,我给你们带礼物来了!”

“肖爸爸!”诺诺开心的跑向他,他抱起诺诺转起圈,诺诺的裙角在晚风里飞扬起来,伴着她甜甜的笑声,整个院子里都是温馨一片。

“御凡,肖劼怎么还定不下心来?”

“哼,他!”成御凡不屑的一哼,“他的好日子没几天了,据说被一个小丫头整治的连大气都不敢出,肖家老爷子也天天在逼婚。”

“是吗?他们刚刚认识吗?”

“认识有两年了吧,两个冤家一路从头斗到尾,肖劼恨的几次要把她扔进海里喂鲨鱼,最后还是被她搞得服服帖帖。”

夏若尘笑着,“真想象不出肖劼被那女孩整治的情景。”

“想他们干嘛,我还没要够呢!”成御凡说着便抱起她向屋里走去。

“坏蛋,放手,肖劼来了咱们总要出去啊。”夏若尘挣扎着。

“不管他,有小睿招呼他呢,那小霸王够他受的,呵呵~一时半会他脱不开身的。”成御凡低笑着,温柔的压住了夏若尘。

“我们的儿子多有才,竟然要叫成吉思汗。”夏若尘想起那个小霸王,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的宝贝诺诺才有才呢,‘成吉思诺’好歹是自创的,比那小霸王的照搬照抄强多了。谢谢老婆,给我生了这么一对小活宝,尤其是我的宝贝诺诺……”成御凡万般柔情的吻住她,身下也渐渐开始用力,他只想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向他心爱的女人表达他浓烈的爱意,深刻到骨髓的,浓浓的挚爱……

幸福的花火,在旖旎的房间里,迅速的绽放开来。

炫亮的火光,照亮了痴痴缠绵的两个人布满柔柔爱意的笑脸。

幸福,从此,便会与凡尘一生相伴,永不分离……

***

成吉思汗”和“成吉思诺”你们更喜欢谁哈?每个人的结局我都讲清了吧嘿嘿~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若凝深深的鞠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