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你里的疼痛003
作者:雨天起舞 更新:2019-12-08

你是我心里的疼痛003

季均逸刚按下接听键,季潜之那浑厚但不失儒雅的男中音就像潺潺流水一样流淌了出来:“均逸,你小子怎么想到给叔叔打电话了,有事吗。”

季均逸也调皮地说:“叔叔,哪里是我想起给你打电话了,是关小云,她要托您办一件事。不过这件事肯定也是您愿意去办的,是这样的叔叔,关小云她要拜托您去辨认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她的姑姑,也是您一直想要找到的关幕华……。”

季均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季潜之就急不可耐地把他的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他几乎对着电话大叫了起来,说:“啊,均逸,你说什么,关小云,你是说,关小云她有了幕华的消息了,她在哪儿,快让小云和我通电话。”

季均逸忍不住笑了,说:“呵,叔叔,看把您急的,小云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您稍等一下,我现在就把电话给她,让她跟您仔细说说吧。”

季均逸把手机递给了关小云,关小云接过电话,把预先准备好的圣罗伯斯曼教会学校的地址和联系电话以及理查德的电话都报给了季潜之,随后,关小云说:“季叔叔,理查德说爱利丝有可能患有脑部疾病,好像是大脑的局部遗忘症,他怀疑是因为她的脑部曾经受到过严重的创伤所致,她现在对以前的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而且一听到有人问她以前在中国曾经做过什么,认识过什么样的人她就显得特别容易狂躁,理查说他无法确认她的真实身份。因为您以前和姑姑很熟悉,所以我才想起让您亲自去和爱利丝接触一下,看能不能在她的身上找到一些姑姑以前的影子。”

季潜之听完关小云的话,心情马上沉重了起来,他说:“小云,不瞒你说,圣罗伯斯曼教会学校我已经去过了,爱利丝我也已经见过了,这段时间我之所以没有回中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我除了惊讶于她的容貌和慕华有着惊人的相似以外,实在找不出可以确认她身份的证据。我跟她说了很多我和慕华以前的事,可是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去学校看了她的履历表,她的国籍是马来西亚,名字就叫爱利丝•蒋。但是,她的中文说的很好,中国字也写得很好,而且还会唱很多中国歌曲。我听校长罗伯特先生说,她在法国从事义务教书已经十几年了,一直都在孩儿院和几所教会学校之间做汉语的义务教员,尽管她从来没有向人们说起过她以前曾经从事的职业,但是从她的耐心程度和与孩子沟通的方式判断,她对教学很有专长,罗伯特校长说她以前肯定接受过专业的教学培训并且很有教学经验,所以不管是学校的老师还是学生,对她都很尊重,也从来没有为难过她,甚至对她的来历和以前从事的职业也没有人再追问过。”

关小云有些失望地说:“那么,季叔叔,您是不是认为她和我姑姑关慕华真的就没有任何联系了吗。”

季潜之说:“这个,说真的小云,我也说不清楚。从目前我掌握的信息来看,是这样的。可是,我实在又有些不甘心。她长得和慕华实在太像了,几乎可以说一模一样,除了她的左眉里面有一颗不太明显的黑痣以外,我几乎找不出任何不一样的地方,这一点实在太奇怪了,我总是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总觉得爱利丝和慕华之间肯定有着某种联系,所以,我一再推迟了回国的时间,也是想在这里多待一些时日,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听着季潜之的声音,关小云忽然觉得在季潜之的话里,有什么东西让她的心为之震颤了一下,仔细想想才知道是季潜之说的一句话让她突然想起了季均逸曾经发给她的一张关慕华的照片,照片上那个酷像关小云的年轻女子的左眉内不是也有一个黑痣吗,当时她还想如果不是那个黑痣,她真的可以拿它来充当自己的照片了。

爱利丝的左眉里面也有一棵黑痣,这个消息既让关小云感到兴奋,同时又让她坠入了迷茫。兴奋的是,爱利丝和照片上的女子有可能真的是同一个人,迷茫的是,现在却听季潜之说正是因为爱利丝眉毛里面的黑痣他才认为她有可能不是关慕华,这一点太让她意外了。季潜之的话让关小云如坠云雾之中,如果照片上的女子不是关慕华,那么这个女子又是谁呢,这张照片又怎么会是季潜之本人收藏的呢。关小云头脑中一时间闪过了无数个问题,她想让季潜之向她解释清楚,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她正在想怎么样向季潜之提出这个问题,这时就听季潜之说:“我和慕华也已经十七八年没有见过面了,她的面部特征肯定也会发生某些变化,至于那颗黑痣,或许是后来才长出来的也说不定。不过,让我不明白的是,在慕华失踪以后,我去她的宿舍为她整理东西,在她的影集里也夹着一张彩色照片,那张照片没有像其它照片一样被放进保护膜里面,而是直接放到了保护膜的外面,好像她特别喜欢那张照片,会时不时地拿出来看过一样。那张照片上的她左边眉毛里面就有一颗黑痣,当时我就很纳闷,这张照片上的她,眉毛里面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一颗痣呢。”

关小云急切地说:“季叔叔,会不会是您平时没有注意姑姑的眉毛里面有一颗黑痣呢。”

季潜之大叫了起来,说:“这怎么可能,慕华的那张脸,我曾经仔细看过无数次,闭着眼睛都能想像她脸上的每一个微小的细部,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她的眉毛里面有一颗黑痣呢,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时我就曾经怀疑那张照片有可能不是慕华的,而是一个和慕华长得特别像相的女子的,可是这张照片又怎么会在慕华的影集里面呢,这个问题十几年来一直在纠缠着我。对了,小云,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姑姑有没有一个双生的同胞姐妹。我是说你有没有听你的家人说起过你姑姑还有其他的姊妹。”

关小云皱起了眉头,说:“没有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要不我周末回一次家,再仔细找我的奶奶和妈妈问一下。”

季潜之说:“好,你抓紧问问,我在这里也找一下朋友,了解一些关于爱利丝的其他情况,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破绽来。”

关小云说:“好吧,季叔叔,过几天我们再通电话。”

挂断季潜之的电话,关小云百思不得其解,季潜之也许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对关慕华最为关心也最为熟悉的人了,他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如果爱利丝不是姑姑关慕华,那她跟关慕华到底有没有联系呢,从季潜之提供的信息来看,爱利丝来自马来西亚,那她跟关慕华又怎么可能有联系呢,如果没有联系,那她眉中的黑痣又是怎么回事,关慕华的影集里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张照片,难道那照片本身就是爱利丝的,这也太过于荒谬了吧。关小云想得自己头皮有些发麻,她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倒竖了起来。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真的是上天在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国际玩笑,真的就在两个不同的国度造化出两个如此相像的女子,却仅仅以眉间的一枚黑痣来作为区分的?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关小云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一边痛苦而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问季均逸:“均逸,前段时间你发给我的那张姑姑的照片是从哪里找到的,当时你怎么就那么断定这一定是我姑姑的照片的。”

季均逸说:“这张照片是我在叔叔平时最珍爱的那个小匣子里看到的,那个小匣子叔叔平时是不让动的,那天我看他的抽屉没有上锁,就想帮你找一点关于你姑姑的信息,不想就看到了这张照片,于是就用手机拍下来发给你了。”

关小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就又一次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深思之中。季均逸在旁边看着,心疼地几次都想去握住关小云的手,给她一些力所能及的安慰,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觉得关小云现在所需要的不是单纯的安慰,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帮助。他恨不得自己马上飞到巴黎去,协助叔叔去解开爱利丝的迷团,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关小云除却圧在心头的这块石头,他才能看到关小云无忧无虑的笑脸。他拿起菜单,轻轻碰了一下关小云的胳膊肘儿,故作轻松地说:“哎,大小姐,还说要请我吃饭哪,这半天都在忙着打电话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点菜吃饭了?”“绯色官途:女开发区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