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局外之人
作者:息吹风暴 更新:2019-12-08

第十九章新人

很可惜。赵冕现在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倒霉透了,在和一美逛商场的时候,从窗口一道身影直落而下,掉进了河里,那是夏娜。虽然感觉到了存在的异常动向,但是封绝什么的果然还是太过分的能力了。赵冕叹了口气,而初有成就的一美虽然身体的素质方面不太过关,但是作为法师而言,她的感知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她自然也是知道了夏娜从窗口落下的事情。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挑礼物什么的自然只有下次再说了。让一美自己先回家,赵冕一把抓起委顿在地上浑身伤痕累累的夏娜,扛在了肩上,向着悠二的家里走去。他知道,有一个人必须为这件事情负责。

一路上夏娜不言不语,而且就算赵冕询问亚拉斯托尔也只是得到了一声叹息,然后一句“和别的火雾战士打了一架。”就也不说话了。

虽然带着一个人,不过夏娜也不是什么牛头人之类的强壮的种族,身体不出赵冕意外的很是轻盈。所以并没有花多长时间,赵冕就将夏娜送到了悠二的家旁边。

赵冕将夏娜放到了一边的墙角处,正准备去按门铃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亚拉斯托尔的声音,“悠二。”

赵冕转过了身子,映入眼帘的却是脸上的喜悦还没有逝去,愕然的样子却已经浮现的悠二的那张扭曲的脸。

悠二抬起脚,意图冲到夏娜的身边,“夏娜!到底怎么了!?”

“吵死了!”夏娜突然的大吼,“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我怎么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受到震慑的悠二停下了脚步,有些胆怯的看着夏娜。

夏娜努力的站了起来,倔强的支起身子盯着悠二,“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害我整个人一片混乱!!”

悠二向着夏娜逐渐的靠近,“战斗的时候也是!明明在战斗当中!都是你害的!!”

悠二靠的很近了,“全部都是你的错!谁叫你做出那种……那种事!”

然后悠二丝毫没有犹豫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夏娜。

在一旁看到两人的气氛这么的好,赵冕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打扰他人恋情的家伙,都是不得好死的啊。至于负责什么的,某人看来要付出一辈子了啊,所以也就不差这一会了,不是吗。

赵冕一个人走在即将夜幕低垂的黄昏之中,有些无聊的在一边的自动贩卖机里面买了一罐茶,自己慢慢的喝着。

街上的行人人来人往,在这个时间正是街道最为拥挤的时候。但是街道中的这么多的人,却有一个人引起了赵冕的注意。

那是一个外表为一名老绅士的家伙。他的存在很奇怪,结构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赵冕慢慢的跟在那个家伙的身后。对了,是上次的那个什么法利亚格尼,这两个家伙的感觉很像。赵冕恍然的醒悟了,但是眉头却又皱了起来。

前面的那名老绅士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了赵冕。

被发现了。赵冕很明确的知道了这个情况。但是没关系,作为一名骑士,本来就不是什么适合跟踪的职业。赵冕大大方方的走了上去。

“陌生人,”对面的老绅士先开口了,“你为何要跟着我?”

“只是确认是否要干掉你。”赵冕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个地方刚刚经历了一次很大的损失,不太适合再来一次。”

老绅士稍稍的沉默了一下,“据我所知,这里的火雾战士应该是亚拉斯托尔的契约者吧?”

“你怎么会知道?”赵冕一挑眉毛。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认不清楚道路的少年,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老绅士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你身上没有存在之力的波动,想必就是那位赵冕先生了吧?”

“啊,是我没错。”赵冕叹了一口气,“不过我没有想到,悠二那家伙不光是做出了抛弃亲密之人的举动,还将己方的情报告知了一个几乎陌生的,甚至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家伙。”

“第二条罪名并不成立,”老绅士摇了摇头,“我并不会成为你们的敌人,我是一名对于这个世界没有危害的徒。这件事情,我已经和那名少年解释过了,并委托他转告给你们的。不过看来他还没有传达给你吧?”

“的确,现在他估计正和夏娜互诉衷肠也说不定,”赵冕耸了耸肩膀,“像如此的良辰美景,他怎么还可能记得住要通知这种事情。”

“唔,也是。”那名老绅士点了点头,“那么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拣骨师】拉米,我不吃人,如同我的真名,我只吃残……也就是火炬。而且是非常微弱、几乎快要熄灭的那种。我的身体也跟一般‘使徒’不同,是借用火炬的,几乎不会消耗‘存在之力’。”

“这样么,”赵冕思考了一下,“至于我的自我介绍就不必了吧,我相信你从悠二那里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关于我的信息了。”

“嗯,的确。”拉米点了点头,“那么,虽然亚拉斯托尔那边我并不担心,但是你这里我需要确认一下,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赵冕想了想,“只要你不吃人,不对这个城市造成什么不可逆的伤害,我这边就基本上无所谓的。总结起来一句话,你只要保证自己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我就不会去管你。”

“那就太感谢了。”拉米有些感激的颔首一礼。

“不过,如果刚刚悠二和你在一起的话,”赵冕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么和夏娜交手的也就不会是你了。”

“那应该是‘蹂躏的爪牙’马可西亚斯和他的契约者‘悼文吟诵人’玛琼琳·朵吧。”拉米叹了口气说道,“那是一直追逐着我的火雾战士和她的契约魔王,两个战斗狂一般的家伙。”

“好吧,”赵冕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你这家伙,来就来吧,居然还擅自携带了人数为两人的家属啊。还是些战斗狂人,像这种的家伙最是麻烦不过了。”

“的确是很麻烦的家伙,”拉米也点头同意了赵冕的观点,“他们几乎是一路追着我到达的这个地方,锲而不舍,没有理由。”

“啊,算了。”赵冕用力的摇了摇头,“一美估计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吧。今天就先聊到这,我先走了。”

“嗯,下次再见。”拉米重新戴上了那顶帽子。

“再见!”赵冕转身离去。

夜幕已经降临,御崎市灯火通明,赵冕却有些心不在焉。“有些不对劲,”赵冕皱着自己的眉头,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着,“总有一种好像被人盯上的感觉。不太可能是错觉。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赵冕抬起自己的头看向星空,“是你在关注吗?”

;